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全民领主:我的天赋有亿点强 > 第七百一十章 五阶强者的梦(下)

第七百一十章 五阶强者的梦(下)

望着青年虎杖蹒跚而来的身影,雷骁的眉头,几乎就要拧到一块儿去了。

只见虎杖头顶上的战盔,早已经不知所踪,露在外面的头部,发丝全都被粘稠的血污沾在了一起。

触目惊心的殷红色,混着汗液滴落而下,在他被硝烟熏得漆黑的刚毅面庞上,留下了一道道干涸的血痕。

而虎杖的魁梧身躯上,银白色的铠甲早已经被染得血红,破碎的肩甲与胸甲深深塌陷,数道斩痕与刺痕更是遍布其上,几乎看不出铠甲的本来面貌。

还未愈合的血肉与残破扭曲的铠甲交错,让人分不清铠甲上的鲜红色,究竟是来自于虎杖自己,还是来自于他的敌人。

就连虎杖肩膀上扛着的武器双手大剑,也是斑驳不已,锋刃破碎,显然是无法正常使用了。

“一个大队规模的士兵全军覆没吗?看来虎杖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惨烈的战役,刚刚结束归来。”

望着那盘跚而来的魁梧身影,锦纹单手叉腰,皱着柳眉道:“客卿阁下,你有没有注意到,军营内其他士兵与军官的表情,似乎有些怪异。”

“确实,我也发现了。”

雷骁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移动,向青年虎杖的周围扫视而去。

只见周遭越聚越多,看热闹的其他士兵们,非但没有一人上前搀扶受伤归来的虎杖,反倒均是一副戏谑的看热闹神色。

那一张张淡漠的表情,简直和之前向虎杖丢石子的少年少女们一模一样,眼睛里满是看待异类的不屑与蔑视。

“看来虎杖所遭受到冷漠对待,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好转。”

雷骁一边如是想着,一边快步迎了上去。

此时此刻,雷骁清楚地明白。

虽然周围的幻影与场景,都是早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但那青年虎杖的背后,却是真真正正的虎杖本人。

诚然,虎杖身上的这些伤口,都只是幻境使然,并不是真实存在,可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做到视而不见。

要知道,这可是从降临的一开始,就一直忠心耿耿跟在自己身边的从属啊。

这魁梧至极的忠诚身躯,不知道曾经为自己挡下了多少次致命攻击,也不知道曾经多少次挥舞斩龙剑,将拦在自己面前的敌人,统统一刀两断。

可以想象,要是没有虎杖在的话,恐怕自己早就已经湮灭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里了。

这一切的一切,又怎能让自己看到这一幕而无动于衷?

走到虎杖近前,尽管雷骁尽力想去搀扶对方,让对方略微感到好受一些。

可结果却是与之前在大树下一模一样,虎杖的魁梧身体冰冷而僵硬,就如同一座移动的冰峰一般,难以撼动一分一毫。

“客卿阁下,这里虽然不是梦境的表层,但同样不是梦境的最深处。”

锦纹无奈而感慨的声音,传入了雷骁的耳畔:“青年虎杖背后的虎杖本体,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这场幻境中,或者说,其已经成为了幻境的一部分,现在的咱们,是无法左右这一切的。”

“明白了,那至少让我就这样陪在他的身边吧。”

多次尝试无果后,雷骁只得放弃了唤醒正在噩梦中沉沦的虎杖,默默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雷骁陪着虎杖刚走了没几步,场面便是再度发生了变化。

伴随着一阵杂乱而沉重的脚步声,一群身着异彩铠甲的指挥官,从军营的深处相继走了出来。

只见为首的指挥官,同样是一位青年,岁数应该与二十岁出头的青年虎杖差不了多少,一双墨绿色的眼眸颇为特别,然而面容上密布的浓郁戾气,却是说明了其显然绝非善类。

“虎杖大队长,全军覆没了你还有脸回来?”

望着伤痕累累的虎杖,那位青年指挥官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不屑的冷哼,冷冷道:“本来吾率领的王国军,已经接连取得了几场大胜,使得敌人闻风丧胆,而汝居然带领一个大队的王国精锐战士全军覆没,这可是头一遭!”

青年指挥官话音一出,周遭的其他中老年指挥官,也均是跟着附和了起来。

“将军大人说得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杀龙者之子吗?这孱弱的能力,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就是就是,还以为这家伙多厉害呢!手下士兵都全军覆没了还有脸回来?”

“没错,好歹也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四阶巅峰强者,就算是手下的士兵再不敌对方,也不至于全军覆没吧?”

“啧啧,无能的士兵与无能的大队长,还真是绝配啊。”

……

“我们遭到了大量敌军的伏击。”

青年虎杖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奚落,并没有与这些指挥官纠缠,而是一脸正色道:“他们都是最优秀的战士,与三个军团的庞大敌军奋战到了最后一刻,没有一个人后退一步,所以,我不允许你们诋毁这些英勇的士兵!”

“英勇并不是汝全军覆没的理由,这么彻底的失败,汝知道这会对我方的士气,造成怎样的打击吗?”

那位面露戾气,被称为将军的青年指挥官,鄙夷地望着虎杖,冷声喝道:“虎杖大队长,犯下如此大错,汝该当何罪?”

“在与敌军血战的过程中,我从敌军的一位指挥官手里,找到了一张行军路线图。”

只见虎杖没有理会将军的质问,而是从自己残破的铠甲里面,掏出了一张被鲜血染红的羊皮卷,一边将其展开,一边面无表情道:“上面所描绘的,正是我们大队的详细行动路线。”

虎杖说到这里,指了指羊皮卷上的墨绿色龙族纹章,质问道:“将军,这个纹章你该不会不认识吧?”

看到了幻境中的这一幕,凝住眉毛的雷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羊皮卷上的纹章,与周遭猎猎作响的战旗一模一样。

这无疑意味着,这张行军路线图,正是从这座军营里流传出去的。

由此也不难看出,虎杖之所以遭到伏击,都是因为这张流传出去羊皮纸的缘故,才使得对手掌握了虎杖的准确行动路线。

“这确实是从吾中军大帐里流传出去的公文。”

将军回答得倒是非常痛快,风轻云淡道:“敌军的密探与细作,早就已经潜伏到了这座军营,从吾的中军帅帐盗取这些,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就算对手的密探,能够从你那拥有着数道严密防御结界的帅帐中,盗取这张行军路线图,可我所带领的区区一个大队兵力,怎会同时遭到对手三个主力军团的伏击?”

虎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使得手中的羊皮卷,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除非敌军把我们当作了主力部队!换句话说,与这张行军路线图一起流传出去的,还有迷惑敌军的假情报!”

“原来是这样!”

听虎杖说到这里,锦纹白皙的面容上,顿时露出了一幅豁然开朗的神色,对着雷骁道:“看来这个讨人厌的将军,是把虎杖的大队当作了诱饵,以此来吸引对手主力军团的攻击!”

“说得没错。”

雷骁点了点头,眉头紧皱着认可道:“更让人无语的是,虎杖显然是被蒙在鼓里,甚至是回来还遭受到了嘲讽与奚落。”

雷骁与锦纹刚刚说到这里。

不远处的将军,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直接承认道:“没错,就在汝垂死挣扎的时候,吾麾下的大军已经趁着敌营空虚,烧掉了对手的粮仓与军械库,他们现在更不是吾的对手了,哈哈哈!”

话毕,将军的表情,又变得阴沉了起来,森森道:“可惜那些无能的家伙,没有把汝也给干掉,还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迪伦斯,你这家伙……”

在得到了将军的亲口承认后,虎杖一直压抑着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虎杖提剑上前,异变骤然发生了。

只见那将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开始浮现而出了大量墨绿色的磨砂鳞片,看上去极为诡谲而扎眼。

紧接着,一道势不可挡的墨绿色能量锁,登时便是将遍体鳞伤的虎杖捆得严严实实,一动也无法动弹。

“龙鳞?原来那青年将军竟是一条化形的绿龙,人族中罕见的墨绿色眸子,也可以进行佐证!”

在愣了片刻之后,锦纹立即反应了过来,惊讶不已的脱口而出道:“怪不得这个国度如此崇拜龙族,龙族进入人族权力顶端的事情,在下还是头一次听说过!”

“没错,情况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看来这就是虎杖与父亲被蔑视的真相。”

雷骁沉吟着点了点头,面容开始变得愈加凝重了起来。

没事就跟红夜聊天的雷骁,清楚地明白。

就如同自己所了解的那般,从古至今,龙族一直都是一个极为高傲的种族。

由于成年的龙族,天生就拥有着五阶实力,轻松便能够站在正常实力金字塔的顶端。

所以,对于包括人族在内的绝大部分种族,均是保持着不屑一顾的态度,就如同是人族居高临下的在看蝼蚁一般。

在这种高傲特性的作用下,普通龙族自然没有任何兴趣打人族的主意,就如同人族也不会想着去统治渺小的蚂蚁。

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被逐出龙群的龙族异类,有些就不会这么想,这也是历史上袭击城市恶龙的重要来源。

“从目前所获得的线索,再加上一开始「龙王」的称呼,不难推断出,这个国家的王,很有可能就是一条被驱逐出龙群的绿龙,而这个名叫迪伦斯的绿龙将军,则是其手下。”

雷骁轻轻打了个指响,总结道:“如此一来,在虎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释得通了。”

“客卿阁下说得没错,虽然不知道这群绿龙究竟是如何夺取王位的,但从虎杖之前的遭遇来看,这个国度确实已经在龙族的统治下了。”

就在锦纹点头说到这里的时候。

幻境中的青年虎杖,在奋力挣扎无果后,只得是放弃了抵抗,满面愤恨神色。

看见了这一幕,雷骁无奈地摇了摇头。

从刚才其它指挥官的话语中,可以听出。

这个阶段的青年虎杖,实力在四阶巅峰层次,绝不会是五阶龙族的对手。

“虎杖大队长,尽管龙王陛下严令过,不允许吾等这些绿龙贵族,对身为杀龙者之子的汝、以及汝的杀龙者父亲动手,可如果汝威胁到了吾的安全,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只见绿龙将军一幅戏谑的神色,冷笑道:“听说汝是在汝那个愚蠢父亲的建议下,这才加入军队,企图改观民众对汝等的看法的,可是现在,汝亲自葬送了一个大队的王国士兵,恐怕民众会更加厌恶汝等,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过后,绿龙将军便是吩咐其他几个鹰犬一般的指挥官,合力将虎杖抬起,最终消失在了军营的深处。

至此,周遭的景象,也开始重新变得平静了下来。

这无疑意味着,这一幕的幻境,也已经走到了尾声。

望着临近消失前,虎杖面容上的那一抹不甘,雷骁的神色,也随之变得有些黯然。

这些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自己自然是无法改变。

回忆起了与最初召唤虎杖的那一段日子里,对方的沉默寡言与孤僻,雷骁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自己本来以为,那只是虎杖作为五阶强者的高冷。

可是没想到,虎杖被召唤前的生活,居然如此曲折。

或许,虎杖的高冷,只是不愿意再受伤的某种自我保护罢了。

“接下来,该进入到虎杖梦境的最深处了吧?不知道事情又会如何发展?”

就在雷骁想到这里的时候。

一旁的锦纹,已然打开了一扇新的幻境传送门。

“事不宜迟,咱们继续吧。”

对着锦纹点了点头,雷骁便是首先迈了进去。

而锦纹也是紧跟在了雷骁身旁,一刻也没有耽误。

就在雷骁与锦纹的身影,一起消失的一瞬间。

军营的角落里,一双墨绿色的眸子一闪而过,发出了满是杀意的精芒。

wap.

?t=2022120223211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