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我是一个小卒 > 第50章 黑猫不祥

第50章 黑猫不祥


吴亘匆匆赶往城外一处大营,校尉府的差事已经交割,但仍然保留了职务。对于吴亘的离去,大伙都松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位刺头爷送走了,但愿回不来才好。

悄悄给孙宏留了一封信,述说此次离开的缘由,信中语重心长,嘱咐其不可放下算术一道,将来自己账房必有重用云云。

等到了军营,找到了在此筹备远行的张远和沙杵。

此次护送的厢军共四十人,由另一个大营的陈姓统领带队,张远任副职,吴亘只是其中一员。

不知这次护送的是何人,如此大的阵仗。吴亘溜溜达达,四下打听此次的目的。可是问了一圈,大家都语焉不详,只是说奉命而行。

在营中呆了一日,陈统领召集众人宣布了此行规矩。那就是一切以贵人口谕为准,不得擅自行动,不得暗窥贵人隐秘。若是犯了规矩,按着郡守赋权,可先斩后奏。

次日,清点人马完毕,陈统领带队奔向了定远城西城门外,在此静静等候。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城门大开,有十骑重骑率先冲了出来。

这些人俱是身披重甲,每人手持一把长槊,腰间配有长剑,背上背着箭壶。就连身下的座骑,也是雄健异常,比吴亘身下的马足足高了半个身子。

重骑明显是久经战阵,冲出后很快散开成扇形,警惕着各个方向,彼此间距离又不太远,以利及时支援。经过吴亘等人面前时,一股浓郁的杀气迎面而来。显然,这些骑兵手里都是沾过血的,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威势。

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从城门中走了出来,车厢上镶有青鸟环日和马踏飞雁的图案,车顶的金色鸟形装饰夺人眼目。

马车后,一个身材高大、足比马车还高的光头恶汉,手持巨斧徒步跟随。后面还跟了十几辆普通马车,应是装载补给和下人之类乘坐所用。

再往后,就是一群本地的官员。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走出,到了第一辆马车前刚要跪下,就被车中人低声制止。二人隔帘交谈几句,中年人倒退着站到路边,让开了道路,连头都不敢抬。

几个相貌怪异的人骑在马上,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之后又是二十余重骑,将马车紧紧护住。

张远看到吴亘异样表情,悄悄说道:“不知这车中坐的是何方贵人,需秦郡守亲自相送。”

连郡守此等平日里仰不可及的人都毕恭毕敬相送,小心伺候,可见这车中人的身份。

吴亘死死看了一眼秦郡守,很快注意力就被车顶的金色装饰所吸引,暗自揣摩掰下来可以换多少银两。

张远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捅了一下胳膊,低声道:“自重,那可是贵人车驾,冲撞了可是死罪。”

待重骑与厢兵重整队形后,一声号令,车队缓缓向西出发。

走出几里,吴亘转头看向那巍峨的大城。定远城掩映于淡青天穹之下,四周一片旷野,不知是不是心绪使然,显的有些苍凉。

定远城,本寨主还会回来的,还有那湖边的姑娘。

车队一路向西,速度竟然不慢,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停下休息。幸亏大家都是行伍出身,早已习惯了餐风食露,对这种旅途并没什么不适应。

到了夜间,车队在一处小小的馆驿休息。馆驿中只有四五间房,自然轮不上这些厢军入内,只能在周围露宿。

吴亘和张远等人团团围坐,篝火噼啪作响。几人用树枝串了馕,烤热后就是几人今晚的伙食。

因为陈统领来自另外一个厢军大营,所带的大多是自家营中士卒,天然与张远等人有些疏远,所以吴亘几人自然而然凑到了一起。

火光摇曳,照的几人面庞或明或暗,不时有人取出酒囊喝上两口。这趟出行,配给十分丰富,每人都分到了几斤好酒。

“你们说,那车里的贵人是男是女,一路之上也没见他下来小解,难不成就在车里解决?”沙杵压低声音,一脸猥琐开口道。在场的都是浑人,这种时候自然谈论的都是粗俗内容。

张远白了他一眼,“正吃饭呢,说什么恶心玩意。”随手把最后一块馕塞入嘴中。

“女的。”吴亘忽然开口道,“方才我看到有侍女在端茶倒水。”

“那也不一定,男贵人就不能带几个侍女服侍,说不得晚上还要……嘿嘿嘿。”沙杵奸笑着反驳,周边的人也是会意大笑。

张远笑着抬手打了沙杵一巴掌,“别瞎说,这里还有个没开过荤的小青瓜呢。”众人闻听更是哈哈大笑,挤眉弄眼逗弄着吴亘。

如此言语挑逗,吴亘全然不为所动。当初在大风寨中,每抢来一个新媳妇,自己可是都要替人家滚床的,趴墙角的事也干过不少,这等笑话实在是不在话下,“车辙印有些浅,车中有胭脂香味,如果是男人,定然不会是这种情形。”

张远有些诧异,“你倒是看的仔细,别离车子太近,免得贵人责怪。”

几人正在攀谈,忽然四周的喧闹声消失,人群安静了下来,不由的诧异抬头打量。

一只黑猫旁若无人的迈着步子,溜溜达达从篝火间穿过。绿色的眼睛放着幽光,锐利冷峻的眼神扫过,见者无不心生寒意。

随着黑猫经过,原本有些热闹的气氛渐渐冷清了下来,似乎篝火也缩小了一些。

黑猫转了一圈,却是折身向着吴亘所在的方向走来。等到了篝火旁,绿色猫眼盯着吴亘看了片刻,竟然毫不生分的跳到其腿上,转头上下嗅了起来。

张远等人一脸惊异,死死盯着黑猫的举动。

吴亘伸手,刚准备抚摸猫背,可这只黑猫忽然全身毛发炸开,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尖牙露出,跳到一旁。

一只畜生也敢对自己大呼小叫,吴亘自然不肯示弱,呲牙怒目黑猫。

一人一猫就这样对峙着,渐渐的,黑猫绿色的眼中泛起黑雾,身上隐隐冒出一丝黑气。

张远等人面色煞白,恍惚间,这只黑猫越来越大,居高临下冷冷注视着几人,随时可能择人而噬。

“小黑,回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周围的异象顿时消失。黑猫收了凶态,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示威似的看了吴亘一眼,转身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一个侍女从馆驿中走了出来,伸手抱起黑猫,有些奇怪的看了吴亘这个方向一眼,转身回到馆驿的小院中。

“妈呀,这是啥玩意,这么邪门,方才可是把我给吓死了。”沙杵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

吴亘死死盯着小院的方向,方才神智有些迷离,有那么一瞬间,险些忍不住拔刀而出,要斩了这只看起来有些娇小的黑猫。

“没事吧。”张远看出了吴亘的不对劲,轻轻拍了拍他肩膀。

吴亘转回头,“没事。”拳头不时松开又握紧,显然是心绪有些不宁。

车队一连走了十日,前方再没有馆驿之类的休憩之地,周围也渐渐荒凉起来。到处都是灰蒙蒙一处,几棵树无精打采的点缀于荒野之中。这让习惯了青山绿水的一行人,感觉颇为不适。

再往前,就是星落原的地界。

星落原,其实不是赵国的地界,甚至它不属于任何一国。因为内中环境十分恶劣,多有诡异事情发生,进去的人大多尸骨无存。

名为原,据说其地界大小甚至超过了赵国,没有一张地图能标注清楚里面的地形。

按着原先的计划,一行人只要切星落原的一个小角,穿过后就折向观夕城的方向。仅深入这么些距离,只要小心些,并没有什么大的危险。

可是,这一天晚上,一行人正在休息,陈统领过来传达了贵人的口谕,队伍继续向前,向着星落原腹地前行。

人群中一阵骚动,毕竟刚开始时并不是这么说的,可是军令难违,只能心中暗怨。

张远找到了陈统领,询问为何会如此草率决断,到底要去往何处。

陈统领却口气不善,“张屯长,贵人有令,难道不从吗。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倒是要提醒你,既然一同出来,就不应分你我。

你带来的那些人,要听从统一号令。前头可能有些危险,我们厢军每日要派出斥候探查,还望张屯长约束好手下,不惧艰险,有所作为。”

张远受了一肚子窝囊气,气鼓鼓走了回来。提醒大伙要小心谨慎,行事机灵些,凡事以保命为先。

毕竟当初自己也觉着没有什么风险,所以才带了一帮兄弟出来。可是如今看这情形,这一路走下去不知还有什么周折,难免伤人死人,着实有些让自己里外不是人。

第二天一早,陈统领对所有厢军进行了分组,五人为一组,分头警戒各个方向。在张远的力争下,吴亘与张远、沙杵等人分在了一起。

只是这一组位置有些凸前,处于锋头位置,美其名曰前锋,由张远亲自统领。

张远心中愤懑,走在队伍前头,谁都知道前锋最容易折损,姓陈的明显是在滥用职权。

吴亘倒是无所谓,与张远在一起,有个相熟的人,也更自在些,笑嘻嘻催马过来,“沙杵,你小子一路上裹个头巾,娘们唧唧的,难受不。”

沙杵嗅了嗅,有些一反常态,眯眼看了看远处,转头道:“我自小在荒野中长大,这风沙着实有些难受。”

还未等张远说话,旁边有人大笑道,“咱又不是没在沙漠中跑过,些许沙子算的什么,就当闲的无聊嘴里有个嚼头。”

沙杵今天破天荒没有反驳,下马用手抓了一把土,手指轻轻一捻,抬头道,“唉,这星落原上古怪东西很多,我家祖上曾是贩货的,走南闯北,这星落原倒也来过几次。

有一次,就不幸碰上了马鬼头,七八十人只有两人活着回来。自此,再未入过星落原。”

张远有些奇怪,“什么是马鬼头,有什么厉害之处。”

沙杵缓缓道:“马鬼头是长在荒野里的一种蘑菇,成熟后会放出一种烟雾,人兽一旦吸入,轻则神智不清,重则就要被其生生吸干血肉。

不过我也不确定我们此行会不会遇上,所以也不好与大家言说,免的乱了军心。”

吴亘听了,不禁头皮有些发麻,与张远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扯出一条布裹在了脸上。

张远独自跑向身后队伍中,找到了陈统领,将沙杵所说转述了一遍。

陈统领听后脸一沉,“荒谬,明明是此人胆小怯懦,危言耸听,哪里有这么邪门的东西。

张远,我等此次护送的可是贵人,若是让其看到定远城厢军如此仪容,又是怎样的观感。”

张远刚想辩解,陈统领接着道:“罢了,你们几个蒙面就算了,有什么事及时回报就成。有这么些精锐在此,还怕那些魑魅魍魉。”说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眼见对方不肯采纳意见,张远心中气愤,拨马返回自己的小组。

看了看张远的神情,吴亘心中一叹,但愿此行碰不上马鬼头吧。否则,人再多又有什么用,只能是徒招伤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 我有一颗万宝树 仙穹彼岸 穿梭两界:我携带的物品能变强 东京成神从浴室开始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