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我一个炼丹的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五十五章 愤怒的邢道人

第五十五章 愤怒的邢道人


宋健和陈家老太太打了个招呼便喊上二狗与陈家老三回到了前厅。

众人坐定之后宋健直接开口说道:“二狗,杨德元死后县城里谁主事?”

“现在管事的是郑捕头,杨德元死后就他的官职最大。不过也只是名义上管事,实际上还是影灵观的那些道士做主。”二狗听宋健问起立刻答道,“仙师,最近城里多了许多道士,还给我们发了画像,现在所有捕快都在追捕你。”

宋健摆了摆手,“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问你这位郑捕头为人如何,可不可以争取一下,这样我们在城中行动也便利些。”

“这……”二狗似乎有些为难。

“没机会吗?”见二狗这副为难的样子宋健立刻问道。

二狗赶忙摇了摇头,“倒也不是,只是这位郑捕头之前很是低调,我们对他都不熟悉,所以……”

“我明白了。”宋健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智行开口说道:“我准备对邢道人动手,但现在有一桩难处。”

智行见状立刻明白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于是开口说道:“施主请讲便是。”

“影灵观的道士似乎有一种可以求援的法术,而最近山下的道士着实多了些,我并不想惊动他们。不知大师可有什么办法?”

“这邢道人修为如何?”智行问道。

“七品,不过影灵观的道法可以身化鬼影,很是灵活。我怕一时不能将其治住。”

“贫僧虽然不善攻伐,治住七品却也应该不难,只是我也没有把握让其一个法术也放不出来。”智行闻言沉吟片刻又再说道:“保险起见贫僧觉得还是事先布置下为好,贫僧有一式法术,可以阻止别人传递信息,应该也可以挡住这影灵观的求救之法。”

听智行这么说宋健心里也是一阵感叹,老和尚会的真是多。紧接着宋健突然反应过来,这次智行说的乃是一式法术,而非之前常说的一式佛法。

啧啧,阻止别人传递信息,还有之前解读军中传递信息的秘法,这老和尚八成和军中有些关系。

虽然想到了此节,但毕竟和眼前的事情没有关系,宋健赶忙说道:“如此甚好,大师,不知这法术可需要准备些什么?”

“倒是不用准备什么,只是这法术有些类似于阵法,需要提前半天去做好准备。”

听智行这么说宋健微微皱眉,本来打算在王年客栈设伏,现在恐怕不行,那里人多眼杂不方便。准备这么久,现在县城里都是巡逻的捕快和影灵观的道士,这种情况恐怕县城之内都不太方便。

宋健想着嘴里喃喃说道:“这样的话恐怕要在城外找一处合适的地方了。”说完宋健看向二狗,“二狗,你对县城比较熟悉,可有什么好地方推荐?”

二狗挠了挠脸颊,“不知仙师需要什么样的地方?”

听二狗这么问,宋健脸上挂起一丝笑容,舌头轻轻舔过嘴角,手轻轻地抚摸着胸口的猫头,“我有个内应,我准备让他找个由头把邢道人诓过来吃酒,等他喝差不多了再给他下点药,多管齐下把他拿住。”

二狗看着宋健脸上那一丝带着兴奋的微笑突然打了个寒战,嘴里诺诺说道:“我,我得好好想想。”

这时一直在旁听的陈三天突然“汪!”地叫了一声,然后对着自己身前的木板用力地刨了起来,片刻之后叼着木板递给了二狗。

二狗接过木板一看,顿时惊喜地说道:“对啊,可以在这里。”

县衙中原本属于杨德元的住处此刻却是被邢道人霸占了。

日上三竿,刚从床上爬起来的邢道人晃着因为宿醉还有些不适的脑袋,坐到桌前拿起昨夜的酒壶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闭眼长呼了口气,随后将酒杯重重地顿在桌上。

邢道人面色阴沉的坐在桌前,看着昨晚的残羹剩饭,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自从杨德元死后他过得很不顺心,不光被训斥了一顿,收了控制王县令的法宝,最后居然还让一个毛头小子顶了自己的位置统领山下道众。

道众们因为道主的命令听从于这毛头小子也就罢了,自己在山下经营了这么多年,县衙中的捕快差人居然一个个也去巴结那毛头小子。

邢道人越想越气,一挥衣袖将桌上的碗碟尽数扫落在地上,随后站起身走到门口,对着外面的捕快唤道:“你,过来!”

那捕快听得里面一阵碗碟摔碎的声音,心知这位道爷又在发脾气,不敢怠慢,赶忙凑上前去躬身问道:“仙长,不知有何事吩咐?”

邢道人冷笑一声说道:“去,把你们郑捕头给我叫来,把我的房间打扫下。”

那捕快闻言脸上顿时闪过难色,随后马上堆起笑脸对邢道人说道:“仙长,这点小事,小的就办了,就不用去喊郑捕头了吧。”

那邢道人闻言顿时脸色一沉,冷冷说道:“怎么?这才几日便是你也敢瞧不起我了吗?”

那捕快眼见邢道人一副要发作的样子心知不妙,立刻哭丧着脸说道:“仙长莫要动怒,瞧你说的,小的怎敢瞧不起您啊,我这就去喊郑捕头,您先歇着,小的马上回来。”

说完那捕快便扭头快步的离开了。

城门口郑捕头正在门口呆呆地坐着,若是宋健在此一定会惊讶,原来这郑捕头便是宋健与朱含樱进城时给两人做检查的差人。

这泸县过往的人本就不多,这几日更是一天也没有几个,但郑捕头依旧每日来这里坐着,对于影灵观下的搜捕命令也只是吩咐下去,自己并不参与。

就在这时,一名捕快气喘吁吁地跑到跟前,喘着粗气说道:“郑头,那邢道人又在发疯了,点名要你去收拾房间。”

郑捕头闻言站起身,淡淡地说道:“走吧。”

那捕快见郑捕头这副模样有些懊恼的说道:“这邢道人也欺人太甚,我真想,真想……”说到这却再也说不下去,只得狠狠地叹了口气。

郑捕头轻轻拍了拍捕快的肩头,低头轻声说道:“没事,天不可能总是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 我有一颗万宝树 仙穹彼岸 穿梭两界:我携带的物品能变强 东京成神从浴室开始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