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内疚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内疚

    沈暇玉一紧张,那目光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发现,蓝远麟的手上拿了一个小箱子。

    “玉儿,猜猜这里面是什么。”蓝远麟那冷硬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让他刚毅的脸庞看起来柔和了几分。

    他把那盒子递到了沈暇玉的面前。

    沈暇玉看了看盒子,然后接了过去,她不知道这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在蓝远麟有几分期待的目光中,她还是伸手把盒子给打开了。

    盒子才一打开,那温润的光泽就让沈暇玉心里一喜,“是南海珍珠。”

    沈暇玉当初在侯府的时候虽然没有得到过南海珍珠,但是也曾见过,那珍珠的华贵,她现在都还记得。

    这南海珍珠和普通珍珠的不同之处在于,无人管理的情况下长于南海,且颗颗圆润饱满,每一个的大小都是一样的。

    在这盒子里泛着温润的白色光泽。

    “喜欢吗?”蓝远麟凑到沈暇玉的耳旁去低声说道。

    沈暇玉抬头,看着蓝远麟那认真的眸光,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愣人,然后呐呐道,“喜欢。”

    她嘴上说着喜欢,但这会儿心里却是极其的难过。

    刚才,她还存着心想要偷偷放苏泱泱走,然而这会儿,蓝远麟却对她这般好。

    这内疚的念头就仿佛一块儿大石头,压得她心里难过。

    但是她还是要放苏泱泱走,苏泱泱不走,留下来只有一个死字。

    “这珍珠是没有打磨过的,我不放心让别人来。”蓝远麟的长指轻轻碰了碰沈暇玉洁白的脖颈。

    粗糙的指腹触碰在软滑的肌肤上,让沈暇玉打了个寒颤。

    沈暇玉抬起头,一看到蓝远麟那灼灼的目光,她就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蓝远麟没有在意到沈暇玉的不对,他看着沈暇玉手里的珍珠说,“回头我亲手给你串一个链子带,我听人说,南海珍珠带在身上对身子好,比别的华而不实的首饰有用得多。”

    说完,把沈暇玉手里的盒子给拿了过去。

    沈暇玉听着蓝远麟这暖人的话,心里更是有些愧疚了,但是为了救苏泱泱,她还是把这一丝愧疚藏在了心里。

    她看着蓝远麟,在心里发誓说,等这一次的事情了了,她一定死心塌地地跟在蓝远麟身边,对他好。

    “远麟,你们大概什么时候能捉到苏君泽?”沈暇玉开口问道。

    “大概就今天晚上吧,我们已经找到苏君泽的藏身之处了,就在一个山洞里,今天晚上就等他出山洞救苏泱泱的时候,抓他个正着!”蓝远麟的话让沈暇玉松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发现苏君泽了的话,那苏泱泱也就没有什么大影响和作用。

    “那你今夜不回家吃饭吗?”沈暇玉问道。

    “不了,你早些休息吧,等明日把苏君泽处理了,后日我们就启程去京城。”说完,蓝远麟又把那珍珠往沈暇玉的手里一放说,“先拿回家去,我有事情做,不方便带着。”

    “恩。”沈暇玉点了点头。

    蓝远麟见她答应之后就直接往那几个人离去的地方走了。

    而沈暇玉看着自己手里的珍珠,心里却跟这珍珠的重量一样,有几分沉重。

    “远麟。”沈暇玉的唇微微动了动,然后把这盒子捏紧了几分。

    蓝远麟跟了上去之后,蓝循看着一脸喜色的苗王,不由得打趣道,“向来冷面的苗王自从有了夫人之后,我发现这苗王的心情是越来越不错了。”

    “是想出去守大门了?”蓝远麟听了蓝循的玩笑话,没好气地说。

    所谓的守大门就是守这苗山的几个出入口,最近这天这么冷,守大门完全就是喝西北风外加自虐!

    蓝循一听蓝远麟的话,立刻摇头,表示说,“别了,我最近感染了风寒,要是去守大门,估计没两天,你们就见不到我了。”说完,还故意咳嗽了两声。

    坐在这里面的人听了蓝循的话,都纷纷地笑了起来。

    蓝循是苗寨里赫赫有名的聪明人,更是苗王蓝远麟的得意军师,当然,和蓝远麟的关系也不错。

    他平时看上去有几分谦逊,但是鬼点子也不少。

    “好了。”听着属下们止不住的笑声,蓝远麟出声提醒了,他看了看蓝循,示意道,“说下今晚的布置。”

    “好。”布置的事情是一大早他就和苗王商量好了的,见蓝远麟要他说,蓝循就看了看四周说,“苏君泽藏身的那个山洞,让苗王的蛊虫给找到了,我们打算今天晚上动手,他晚上主动出来送死还好,不主动出来,我们就进去抓他!”

    屋子里的人都安安静静地听着蓝循的话。

    蓝循说,“苗王走最前面,你们走中间,我走最后面。”

    这里的人加上蓝循和蓝远麟一共不过八个人。

    但是蓝远麟觉得对付苏君泽,其实就他一个人足够,但是怕就怕苏君泽这个人诡计多端。

    以防万一还是带上了几个人。

    蓝循还在给其他的人讲着今天晚上的事情,而蓝远麟的思绪却是有些飘忽,他看着窗外渐渐漆黑的夜色,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沈暇玉也有些心不在焉。

    一边是对蓝远麟的内疚有些折磨着她,另一边是她不能看到苏泱泱去送死,而不去救她。

    在两难之下,沈暇玉还是做好了一餐饭,而这饭里,沈暇玉加了一点点的迷药。

    这个迷药是蓝远麟放在柜子里的,她不知道蓝远麟用来做什么,她今天午后的时候给家里喂的鸡喂了一点点。

    然后那鸡就昏睡了过去,直到快天黑的时候才醒来。

    张洛儿那一件事情后,沈暇玉再也不敢轻易地乱用药了,指不定就是什么毒物。

    不过看那鸡都醒来了,沈暇玉也放心大胆地往菜里加了一点药了。

    她拎着一个篮子走到了关着苏泱泱的祠堂柴房前。

    “夫人,你怎么又来了?”大牛看到沈暇玉今天晚上又来了,不由得有几分奇怪。

    沈暇玉看到了这里依旧只有大牛一个人,于是就明白了过来,蓝远麟说的果真不假,他们今天都去捉苏君泽去了。

    “我是看你一直在这里守着也没有时间吃饭,所以来给你送点饭菜。”沈暇玉笑了笑,把手里的篮子给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