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隔阂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隔阂

    那一声充满暴戾之气的“滚”字真真切切。

    沈暇玉从来没有见过蓝远麟这个样子,他此刻的样子,比给她下情蛊的时候还要令她害怕。

    但是现在疼的不是身体,是心!

    “远麟……”沈暇玉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蓝远麟的那一下,推得她的胳膊在地上被细小的石子给擦伤了。

    但是她此刻一点也不敢看蓝远麟的眼睛,毕竟这件事情她的确有份。

    蓝远麟没有要理会沈暇玉的意思,甚至不去看她一眼,他冷漠地吩咐,“分两路人,去禁路里找苏君泽和苏泱泱,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完,蓝远麟直接一言不发地钻进了禁路里。

    蓝远麟的那些手下也不敢和这位苗王夫人多说话,也都按照着蓝远麟的吩咐往禁区里去了。

    蓝循看着沈暇玉还呆站在那里,于是忍不住上前说,“夫人,您还是别太伤苗王的心了,虽然属下看出来那苏君泽有意陷害夫人,但是夫人,无风不起浪。”

    蓝循也不说别的话了,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等他们一走,沈暇玉就仿佛没有了力气一样,膝盖一软,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沈暇玉知道,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的。

    更何况苏君泽还说了那样的话。

    一想到蓝远麟刚刚看她的目光,沈暇玉只觉得心口一阵疼痛。

    “痛……”她苍白的唇颤抖了两下,伸手轻轻去触碰到了自己心口的位置。

    指尖透过单薄的衣衫倒是能感觉到几分温热,但是沈暇玉自己知道,那心里面,此刻是凉的。

    凉得渗人!

    沈暇玉最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她就仿佛是丢了魂一样。

    迷糊糊地回到了家,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就坐在家门口待了一天。

    “苗王夫人,你怎么坐在这里?最近天气变冷了,你这样怕是要感染风寒的。”路过她家门口的长老施药看到了,不由得苦口婆心地说道。

    现在虽然才早上,但是可想而知,苗王夫人估计在这里等了很久了。

    沈暇玉看着施药这样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说,“没事,我在等着远麟回来。”

    “苗王昨天晚上没有抓到苏君泽,恐怕最近这几天够得忙了,一时之间也可能顾及不到夫人,夫人还是要自己保重的啊!”施药劝说道。

    沈暇玉想,施药肯定是不知道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远麟……远麟看她的目光,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害怕。

    虽然这件事情她也有错,但是她也只是想放走苏泱泱,苏君泽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我会的,我只是和苗王有些误会……我等他回来解释。”沈暇玉抿了抿干涸的唇说。

    她抱了抱自己的胳膊,发现是凉的。

    “恩,那就好,夫人还是进去等吧,一时半会儿苗王估计也回不来。”施药说完之后背着背篓离开了,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做一般。

    看着空无一人的小路,沈暇玉的心也有些空荡荡的。

    已经入冬了,所以沈暇玉周身越发的冰冷。

    她中午光顾着等蓝远麟了,也没有用饭,等到了快天黑的时候,她有些撑不住了,迷迷糊糊地往屋内走去。

    “呜呜。”小狼崽长得越发的精神和壮实了,它看到沈暇玉进来了,闹着要和沈暇玉玩。

    那长了毛的小爪子抬起来蹭了蹭沈暇玉的衣角。

    大猫没有在,估计是跟着蓝远麟找人去了。

    沈暇玉只觉得头疼得很,她伸手揉了揉头,颇有些费力地对着小狼崽说,“小狼你自己玩会儿,我有些受不住,先去休息了。”

    说完,沈暇玉身子直直地躺在了床上。

    连被子也顾不得盖。

    这床上的床幔是蓝远麟上次在镇上才买的,浅蓝色的床幔,因为沈暇玉多瞧了这料子一眼,所以蓝远麟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此刻,沈暇玉看着头顶的轻纱幔帐。

    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蓝远麟。

    他双手环胸,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远……远麟……”沈暇玉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想要拉住蓝远麟的大手。

    但是就在她指尖即将触碰到蓝远麟的时候,蓝远麟突然面色一变,脸上充满了暴戾的神色,他的双眸如同万年寒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滚!”

    那呵斥的声音仿若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耳旁。

    沈暇玉微微侧头,那滚烫的泪珠从眼角边滑落了出来。

    “远麟,对不起。”沈暇玉微微抽泣了两声,奈何她在外面等了一天疲倦之余又受了风寒。

    那眸子一闭,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着了的沈暇玉也一点都不安心,她的梦里一会儿出现了常常欺负她的庶妹,一会儿又出现了躺在榻上养病的奶娘。

    到了最后,又出现了看她一眼就嫌恶的蓝远麟。

    “吱吱。”耳旁隐约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沈暇玉抬起手,轻轻地放在了额头上之时触碰到了一个湿软的东西,她费劲地把那东西拿了下来,发现是被热水浸泡过的帕子。

    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早已经被换成了新的中衣,而睡之前未曾拉上的被子这会儿也正严严实实地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难道是远麟回来了吗?”沈暇玉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她连忙掀开一旁的被子打算下床。

    “夫人,我把吃食就放在门口了。”外面是蓝循的声音,而不是蓝远麟。

    沈暇玉的动作顿了顿,她对着门口问道,“蓝循,远麟今天没有回来吗?”

    “苗王回来过一会儿,但是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忙,所以先走了,吩咐我把饭菜带来。”蓝循对着紧关着的门说道。

    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叹气,他知道,这件事情十有八九都是苏君泽故意做的,但是偏偏他们平日足智多谋的苗王竟然沉不住气了。

    也不知道这位夫人的到来,究竟是好是坏。

    虽然苗王夫人有放走苏泱泱的嫌疑,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而苗王为了不让这件事情传出去,甚至还让在场的所有兄弟禁口了。

    在场的人都是苗王的心腹,这件事情会烂在肚子里,但是苗王和夫人之间的事情恐怕就难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