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苗王安插的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苗王安插的

    “不会的。”沈暇玉嗫嚅着红唇,不信地说着。

    她捏紧了微微有些发冷的小手,她告诉自己,不要听阿兰胡说八道,阿兰对蓝远麟的心是苗寨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沈暇玉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她看着自己有些发白的指尖,若有所思。

    “小姐。阿兰姐姐走了吗?”秋兰从外面端了一碗燕窝回来,她看到只有沈暇玉一个人坐在这里面,不仅有些失望。

    “怎么了,你还想巴着二房不成?”徐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子好了一些,她穿着藏青色的棉袄从后面走了进来。

    秋兰还是从心底有些怕这个先夫人留下来的陪嫁丫鬟徐氏的。

    她微微低头,不再做答。

    “这个给我,你先出去。”徐氏看秋兰的心也不在这里,她把燕窝粥从秋兰的手里端了过来,然后走到了沈暇玉的跟前来。

    她见沈暇玉低着头多有所思的样子,便道,“小姐从小到大有心事的情况并不多,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小姐烦心了?”

    “啊……我只是有些好奇,那个二房的大丫鬟阿兰,是怎么来的。”沈暇玉还是不敢把蓝远麟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徐氏。

    虽然徐氏已经知道她曾经怀过孩子,但是无媒苟合在先。

    “听说是阿兰这个丫鬟其实大有来头的。”这个时候徐氏突然开口道,“自从小姐……”她突然顿了顿。

    见秋兰没有在门口了,但徐氏还是谨慎地起身,把门给关上了。

    她走了回去道,“自从小姐您失了孩子之后,老奴就一直暗自观察着二房的事情,就怕二房对小姐做什么。”

    “那,阿兰是怎么进来的。”沈暇玉看着徐氏坐到了她的身旁。

    徐氏道,“阿兰应该不完全是徐氏的人,听说,是苗王送来的人。”

    再一次听到苗王两个字,沈暇玉有些不安了,怎么还是苗王送来的人,蓝远麟明明知道,明明知道阿兰对她有敌意,怎么还故意把她安排到自己的身边来了?

    “为什么会往府里安排人呢?”沈暇玉不解地问道,她心里惦记着刚才的想法,渐渐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难道阿兰说的是真的,不然……蓝远麟为什么会把她送到侯府来。

    “听说是苗王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在京中势力太薄弱了,所以就往各个王府,还有侯府送了一些丫鬟进去。本来这件事情我也是不知道的,只不过担心那阿兰有坏心,和知翠一样……所以我就打听一下。”徐氏说完后,看沈暇玉有些发冷,便抓住了沈暇玉的手。

    沈暇玉抬头,她感觉到了徐氏关切的目光,她忍不住道,“奶娘,其实我夫君……就是苗王。”

    “什么?”徐氏一惊,她看着沈暇玉道,“那苗王这次进京,怎么迟迟不来接走你……”

    徐氏的话说道沈暇玉的心里去了,沈暇玉想了片刻,还是舒展开了眉眼道,“他之前有来侯府找过我,说是来京城有些事情要做,等一切都安定了,就会来接我的,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可好?”

    现在,沈暇玉还是不去想蓝远麟这段日子究竟在京城做什么,也不去想为什么要把阿兰安插在这侯府。

    她先这样对着徐氏道。

    徐氏也相信了沈暇玉的话,她点头道,“那自然,小姐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小姐你身子还在月子里,先进去休息吧。”

    说着,把沈暇玉扶起来,往内室扶去。

    那碗燕窝就放在了外面的矮桌上,沈暇玉并没有去动它,那氤氲的热气钻了出来,然后又被冷风吹散了。

    沈暇玉这一觉直接休息到了下午,等秋兰把她叫起来的时候,就说苗王已经来了。

    而且秋兰来的时候,她的小脸还红扑扑的。

    说是那苗王长得特别高大英勇。

    沈暇玉瞧着秋兰这样子,不由得轻笑着摇了摇头。

    她突然有些顿悟,为什么苗寨里不少的小姑娘看着蓝远麟也会有些眼红了。

    因为还在月子里,且外面的雪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所以沈暇玉穿得异常的厚重。

    反倒是秋兰,穿得和今早上的时候有些不同,她穿得要单薄一些,而且那头上,带了一只新的银簪。

    “秋兰,你这只簪子是攒月钱新买的?”沈暇玉轻轻扫了一些胭脂在脸上后对着秋兰说道。

    铜镜里的秋兰一边帮沈暇玉梳理着发丝,一些有些羞涩地低下头道,“听老爷房里的丫鬟说,若是苗王救好了奴婢,就选几个丫鬟送给苗王,算是礼尚往来。”

    送丫鬟过去……这意思不会只是简单的伺候。

    沈暇玉的心微微有些泛酸,她直接起身道,“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一路上,沈暇玉都顾及不到耳旁的冷意,她暖耳都没有戴上,她只是在想,怎么一夕之间,全城似乎都在议论苗王了!

    蓝远麟这动静,是不是做得太大了一些,而且,既然她父亲都要送丫鬟去贿赂他,那么其他的人是不是也会这样去贿赂他呢?

    美色当前……沈暇玉心里酸意更浓了。

    不一会儿,沈暇玉就走到了二房的院子前面。

    一走到二房的院子前面,沈暇玉就闻见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她微微蹙眉,这个时候,秋兰在旁边道,“听说二小姐昨天晚上一直呕吐,而且吐出来的,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蛆虫,那虫子还在赃物里不停地蠕动。”

    这些虫子自然和蚯蚓蛊脱不了干系,就在这个时候,沈暇玉突然听见远处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抬头看去,看到一群人正朝着这边急步而来,而走在最前面的,除了带路的管家,就是那抹高大的身影。

    那身影高大挺拔,在一群侯府的人里显得鹤立鸡群,卓尔不凡。

    只见那人从寒风之中走了过来,黑色的大氅被冷风灌得赫赫作响。那浓黑的发丝也被冷风勾起,显得有些凌乱。

    脸上那道狰狞的刀疤称得他有几分肃杀之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