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送东西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送东西

    “放心,现在在苗王府上,刚刚让蓝循他们救回来的。”蓝远麟伸手把沈暇玉耳旁的发丝给轻轻拂开了。

    听见蓝远麟的话,沈暇玉暂且松了一口气,她的眸中还是有些紧张,她道,“那就好,刚才阿兰来的时候,其实……”

    其实不可否认,虽然知道阿兰是在诈她的话。

    但是如果蓝远麟没有出来,她恐怕,她会忍不住心里的害怕,而直接应了下来,她是坚信阿兰伤不了蓝远麟的,也不会舍得去告诉别人,蓝远麟是凶手。

    但是阿兰会不会伤害她奶娘,那就是后话了。

    一想到这些事情,沈暇玉的眸里,有着几分难过。

    “真是,想这些事情做什么。”蓝远麟看着沈暇玉这样子,就把她拥入了怀中道,“别想了,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

    “远麟,我现在一刻都不想待在侯府了。”沈暇玉靠在蓝远麟的怀里,她只感觉到身心疲惫。

    蓝远麟知道京城的一切都伤害着沈暇玉,而京城……

    要不是为了沈暇玉和扳倒苏君泽,他这一辈子大概都不会进京来。

    蓝远麟蹙眉,闭上眸子后把沈暇玉往怀里搂紧了几分。

    等到了第二日一大早,徐氏就回来了,徐氏是跟着苗王府的聘礼一块儿来的。

    她带着四个丫鬟一块儿到了沈暇玉的跟前,“小姐。”徐氏率先对着沈暇玉微微福身。

    其余是个丫鬟也跟着福身。

    “奶娘,你回来就好了。”沈暇玉连忙起身,这屋子里摆放着四五盆碳火,暖和得很,所以下床也不会感觉到冷意。

    沈暇玉想,大概是赐婚的旨意已经下来了。

    所以侯府在她院子的用度上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沈暇玉连忙把徐氏给扶了起来,看着有不少花白发丝的徐氏,沈暇玉只感觉到心里一阵后怕。

    若是……若是她真的失去了奶娘,若是阿兰真的对她奶娘做了什么。

    那她该如何是好。

    那样的后果太可怕,沈暇玉不敢去想,她伸手轻轻地抱着徐氏,强忍着把那害怕的泪意给止了回去。

    “好了,小姐,这些都是苗王府送来伺候小姐的丫鬟,您是要成为苗王妃的人,这样哭哭啼啼的,也不怕丫鬟们笑话。”说着,徐氏把沈暇玉给轻轻推开了。

    沈暇玉也觉得这会儿自己不应该哭了,毕竟奶娘平安回来了。

    她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花,她又哭又笑道,“奶娘说的是,我不应该哭了。”

    “是啊,更何况小姐您身子还不大好,可不能哭了。”徐氏笑着说话。

    其实昨日那个阿兰的样子,她着实也有些害怕,但是就在那阿兰即将靠近她的时候,一个自称是苗王属下的男人出现了。

    直接把她带走了。

    一开始她还忐忑不安,直到了苗王府,见到了苗王,徐氏才彻底放下心来。

    那苗王虽然长得有些可怕,但是除却了那条疤,长相和身形都是一等一的好。

    更何况那些聘礼,徐氏看了一眼,发现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好,说明,那苗王虽然沉默寡言,但对她家小姐,那是上了心的。

    至于这四个丫鬟,苗王说是不放心侯府里的人,所以直接送过来了。

    对于侯府里的人,徐氏也不放心,既然苗王主动提出来了,徐氏也松了一口气。

    “奴婢惜春,爱夏,清秋,暖冬给小姐请安。”说完,那是个丫鬟齐齐地给沈暇玉福了个身。

    沈暇玉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丫鬟伺候过,一时之间她倒还有些不习惯。

    她只点头道,“起身吧。”

    “是。”沈暇玉的话一说完,那四个丫鬟就起身了。

    “小姐,这段日子您还是别出门了,尤其是二房的院子里,二房现在估计心情不好,老奴就怕她伤着您。”昨日徐氏吃亏在前。

    所以她现在直接给沈暇玉提了个醒。

    其实不用徐氏这般说,沈暇玉也知道。

    毕竟昨日,阿兰已经找上门来了,况且她这边正是有喜事,而张氏的女婿就这么没有了,她指不定心里是什么样的落差。

    沈暇玉自然不会出现张氏面前了。

    她朝着徐氏缓缓一笑道,“奶娘你就放心吧,这段日子外面到处都冷,我身子又不好,怎么会四处走呢?”

    “听见小姐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徐氏缓缓笑道。

    但是徐氏没有想到的是,就算是她们不去找张氏,张氏迟早都会来找她!

    果然,就在这晚沈暇玉刚刚用过晚膳之后,张氏就带着几个丫鬟过来了,而跟在最前面的就是阿兰。

    沈暇玉这屋子里也有好几个丫鬟,她自然不怕张氏在这么多的人面前使坏。

    “瑕玉,听说昨日苗王府的聘礼就来了,只不过这两日二娘我一直沉湎于你妹夫去世的消息里,所以没有及时来祝贺你。”张氏红肿着双眸说道。

    沈暇玉的确不知道张氏今日来究竟要做什么,但是她想,谨慎一点终究是好的。

    她摇了摇头道,“二娘说哪儿的话,诚郡王没了,弄玉妹妹想必也是难过得紧,二娘是弄玉妹妹的娘亲,怎么会……怎么会不难过呢?”

    “是啊。”张氏勉强笑了一下。

    但是这笑容的背后,是咬牙切齿。

    张氏突然抬头道,“但是我终归做了你这么多年的二娘,你出嫁的时候,我恐怕是没有心情送嫁了,但是你母亲不在,我总得送你一两个好的嫁妆。”

    张氏的话才一说完,阿兰就阴笑着拿了一个托盘上来了。

    那托盘上面有一个东西,但是那托盘上用红布遮着。

    沈暇玉看不见那托盘上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那红布过于地艳红了,看上去就像是被鲜血染红的一般。

    沈暇玉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瑕玉这是怎么了?”张氏看着沈暇玉问道。

    沈暇玉听见张氏的声音,这才回过神,她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沈暇玉又将目光落到了那阿兰端着的托盘上。

    沈暇玉只感觉到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她将目光移开了道,“只是不知道二娘送了我什么东西,有些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