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活蛊人守着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活蛊人守着

    快过年了,京城里四处都充斥着过年的气氛。

    只有永安侯府和苗王府沉寂在一片死寂当中。

    外面有的人数,永安侯府恐怕是要完了,没有一个儿子作为继承人,而嫡女不知所踪,庶女虽然是郡王妃,但是也早早地守寡。

    虽然还有一个孩子,但是谁知道那孩子出生后是男是女,而那庶女的母亲听说也暴毙了,外面的百姓在经过永安侯府的时候都不敢多看几眼。

    唯恐那不祥的气息沾染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此刻的苗王府里,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站在窗前,他长身而立背对着身后的蓝循。

    “找到了吗?”蓝远麟的薄唇轻动,他已经不吃不喝两日了,若是再找不到沈暇玉的话,他第一个拿永安侯府和城郡王府开刀!

    “京城里没有王妃的踪迹,但是好像王妃的离开,和苏君泽有关。”蓝循微微低着头禀报道。

    一听到苏君泽三个字,蓝远麟垂放在身侧的手收紧了几分,他的瞳孔也阴鸷一片,“你说苏君泽?”

    “是,上一次苏家的大部分人虽然被流放了,但是苏君泽不见踪影。”蓝循不敢抬头看这个男人震怒的表情。

    蓝远麟垂放在身侧的手收紧了几分,突然间,他猛然地将拳头砸在了窗边的木框上,他走到了蓝循的身前来问,“范邦和阿兰有消息吗?”

    在沈暇玉失踪后不久,他就令人去跟踪范邦和阿兰了。

    但是范邦是个何其精明的人,三下五除二就将他派去的苗兵给甩掉了,现在跟丢了他们的苗兵还在天津卫里。

    “说起来,他们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经蓝远麟这么一提醒,蓝循这才把最重要的消息想了起来,他对着蓝远麟道,“范邦他们出现在了天津卫的一家苗疆客栈里,是昨日才发现的。”

    “就他和阿兰?”蓝远麟沉声问道。

    “也不是……他这一次招摇过市,带了不少的随从和仆人。”蓝循在一旁把消息如实地告诉了蓝远麟。

    蓝远麟明白了过来,他之前收紧的瞳孔里出现了一分释然。

    他明白了,这是范邦在故意引他出现,引君入瓮。

    而且阿兰不会这样放过沈暇玉,沈暇玉应该也在他们那里!

    该死的,你们最好保证沈暇玉平安无事,否则定要让你们永堕地狱!

    男人突然扯过了一旁的披风披在了身上,玄黑色的披风带了一股肃杀之气,他丢下了一句话,“随我去天津卫。”

    说完,蓝远麟直接走出了苗王府,翻身上马之后离开了京城。

    “爷怎么突然出去了,找到王妃的下落了?”跟着来的大牛追上了蓝循问道。

    蓝循已经正好抓住了一匹马,他翻身上马后看了一眼大牛。

    大牛这个人人不坏,是个直性子,只是可惜的是太过于喜欢阿兰了,连阿兰善妒心狠的本性都没有看出来。

    他摇头道,“尚且不知道真假,只是我随苗王去看看。你们好生在府里带着。”

    说完,蓝循一扬长鞭,朝着蓝远麟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而范邦和阿兰抓住沈暇玉之后并没有离开,反而就在苗疆客栈住了下来。

    那苗疆客栈的老板也是一个苗人,只是这个苗人早年间就融入和汉族中生活,早就变成了一个熟苗人。

    也是一个和金冠差不多的,唯利是图的人。

    他在拿了范邦给他的银钱好处之后,便不再避讳范邦他们迷晕了一个女子的事情了,反而关门几日打算不做生意。

    就把客栈腾出来给范邦居住。

    而此刻,沈暇玉就被关在了她原先住的那个房间里。

    阿兰坐在床畔上一直看着沈暇玉,她的脸上有着不耐烦的神色,过了片刻,她起身,走到了沈暇玉的身旁道,“你怎么还不起身?我还当真想让你好好看看你现在的处境。”

    阿兰被范邦要求不得动沈暇玉一分,就是连最简单的蛊毒都不许对她下。

    她闲得无聊,只想着通过言语来侮辱沈暇玉。

    但是她下药的时候重了几分,沈暇玉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她觉得有些乏味。

    她此刻看着沈暇玉,就仿佛看着一个死去多时的人一般。

    “咚咚咚。”外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随后范邦推门走了进来,而范邦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就站在了门口,没有再进来。

    “爷爷,你怎么来这里了?”阿兰看着范邦来了,不由得站起身到了他的身旁,把范邦扶到了椅子上坐下。

    范邦看了一眼阿兰,年老的声音道,“你真是铁打的身子?为了看这个一个女人,连茶水,饭都不吃了,是想成仙人吗?”

    在西南之地,仙人是一个褒贬意两全的词儿。

    阿兰歪着头看着床上的沈暇玉道,“我怕她再逃掉了。”

    “呵。”范邦慢腾腾地把系在自己腰间的旱烟拿出来点上,他的余光扫了一眼床上的沈暇玉,他缓缓道,“那个女人比不得咱们苗人力气大,你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听到了范邦的话,阿兰睁大了双眸,她摇了摇头道,“不行啊……爷爷,你不让我对她施蛊,没有了绳子的束缚,万一她再次逃走可怎么办?”

    “不会的,活蛊人在外面守着。”范邦吸了一口旱烟后把那旱烟拿出来,指了一下外面。

    听到了活蛊人,阿兰这才放下心来,她松了一口气道,“爷爷,那活蛊人不是被沈暇玉给弄死了吗?”

    听到弄死两个字,范邦的脸一下子变了,他抬起手重重地在那桌子上拍了一下,发出不小的响动道,“怎么会!不过一点糯米水,怎么会把我的活蛊人给弄死!等我的活蛊人练成了,蓝远麟的金蚕蛊也敌不过!到时候,苗王的位置可就该换人做了!”

    范邦一边说着,他那长满了皱纹的眉眼之间出现了一股不可忽视的野心。

    阿兰似乎也知道这活蛊人的厉害,她点了点头道,“爷爷说得对,那既然有活蛊人守着,我就先放了她。”

    说完,阿兰的目光落到了床上沈暇玉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