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情蛊入心:苗王太霸道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对付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对付

    沈暇玉说完之后,蓝远麟就起身出去熬药了。

    蓝远麟似乎是怕沈暇玉一个人害怕,习惯了黑暗的他在外面竟然也点起了一根蜡烛,这样,沈暇玉只需要微微探出头来,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亮光了。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又是在遭到攻击的情况下,沈暇玉原本是很害怕的。

    但是一看到那门口的暖暖灯光,那身心的疲倦不断袭来,沈暇玉最后还是闭上眸子沉沉地睡去了。

    ……

    “玉儿,该起床了。”耳旁是蓝远麟好听的声音。

    睡了一整夜的沈暇玉身子舒服了不少,她微微睁开了双眸,看见蓝远麟正坐在她的床边。

    “远麟,你回来了。”沈暇玉连忙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她看着蓝远麟道,“远麟,你熬好药了吗?”

    “恩。”蓝远麟点头,毕竟熬了一晚上的药,那药自然是熬好了。

    蓝远麟把一件披风拿过来披在了沈暇玉的身上道,“既然你醒了,那么我们就走吧,那里的蛊虫容不得懈怠了。”

    说完,蓝远麟主动伸手帮沈暇玉把披风的带子给系上了。

    沈暇玉点了点头,她正准备起身下床,却被蓝远麟一把抱到了怀里。

    “远麟我自己能走。”沈暇玉在蓝远麟的怀里轻声抗议道。

    蓝远麟摇了摇头道,“不必了,你的脚程太慢了,等你走到,怕是那些白蚕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人和家畜了。”

    说完,蓝远麟直接抱着沈暇玉下了楼。

    楼下并没有看到刘登草。

    沈暇玉被蓝远麟放到马上后,她弯下腰来扯了扯蓝远麟的衣物道,“远麟,怎么没有见到刘大夫,我们好歹借宿了一晚,若是要走,理应先打个招呼才对。”

    “流匪留了话,说这几日要来,整个镇子上的人都出去避难了,刘大夫也是。”蓝远麟道。

    其实那刘大夫今日一大早让他们夫妻也早些逃走的,不过蓝远麟岂会惧怕这些小蟊贼,于是他告诉那刘大夫,说他立刻去叫沈暇玉,让他们先走。

    不过等到了这楼上,蓝远麟却没有立刻叫醒沈暇玉了。

    他等沈暇玉睡得差不多了才出声叫醒她。

    “那样也好,这样镇子里就不会有姑娘被抓走了。”沈暇玉松了一口气,不过她随即道,“那远麟,你要怎么对付这些流匪?”

    沈暇玉突然想起蓝远麟昨日说的,他要对付这些流匪作为给刘登草的报答。

    沈暇玉相信以蓝远麟的本事,随便给他们下一点蛊就可以了,但是临头了,她还是不免有些担心蓝远麟。

    毕竟那流匪有七八十人,而蓝远麟却只有一人。

    “远麟,你一个人对付他们吗?”沈暇玉不等蓝远麟回答,又继续问道。

    蓝远麟看出来了沈暇玉脸上的担忧之情。

    所爱的人也担忧他,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他伸手点了一下沈暇玉的额心道,“放心吧,不过几个寻常人,若是我想,还不是想怎么玩他们就怎么玩他们。不过这会儿,还是白蚕更重要一些。”

    蓝远麟说完,他也翻身上马,双腿一踢马腹往院子外狂奔而去。

    沈暇玉在认路方面向来比较弱,更何况昨日是黑夜,四处都是黑漆漆的,她自然没有了方向感。

    这一次她在蓝远麟的身前,她不认得前面的路,却能感觉到这马奔跑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带着他们到了一个破庙面前。

    这庙,正是他们昨晚停留的地方。

    一看到这庙,昨晚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蚕似乎又一次出现在了沈暇玉的脑海里。

    沈暇玉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她小声道,“远……远麟,这里太安静了,难道说白蚕都走了吗?”

    “不会,它们应该是藏在破庙里面了。你在……”蓝远麟原本想让沈暇玉就在这外面等他,但是他想了片刻觉得不妥。

    范邦既然放了白蚕,那说明范邦就在这附近,指不定他一进去,沈暇玉就会被抓。

    更何况这附近又有流匪,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沈暇玉一个人在这里!

    而沈暇玉也看出来了蓝远麟那要让她留在这里的意思。

    她连连摇头道,“远麟,我和你一道吧!”说完,还主动上前拉住了蓝远麟宽厚温暖的大掌。

    蓝远麟点头,他带着沈暇玉进了那破庙。

    才一走到破庙,他们就看到了零零散散十几句尸体,那些尸体上面还有残余的破布,这些破布都是苗兵身上的衣物。

    不过一日的光景,那些鲜活的苗兵全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样残余的骨骸,还有挂在那骨骸上面破碎的衣物。

    蓝远麟抿紧了薄唇,他垂放在身侧的另一只大掌收紧了几分。

    似乎恨不得将范邦的头捏碎一般!

    他的眸子微微有些发红,那喉结上下滑动,最后猛然停住,愤然道,“范邦!我要你的狗命!”

    男人的滔天怒气让沈暇玉不由得有些难过。

    她知道……昨日这些苗兵都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今日却阴阳相隔了,蓝远麟作为他们的王,他一定是最难过的人。

    “远麟,别难过了,我们先去对付白蚕吧。”沈暇玉上前,从后抱住了蓝远麟精壮的腰身。

    蓝远麟深吸了一口气,他微微痛苦地闭上了双眸,不过片刻之后他又睁开了眸子。

    “无事。”他伸手将沈暇玉的手从他的腰上拿了下来。

    他牵着沈暇玉的手走了进去。

    才走进昨日他们被困的那个地方,那些白蚕果然从屋子的角落里爬了出来。

    再次看到这些白蚕的沈暇玉还是有些害怕,她躲在了蓝远麟的身后,不过这一次,蓝远麟却是冷笑一声,他将熬制好了的药从腰间拿了下来。

    “啵”地一声,那水囊被他打开了,他看着那些不断涌出来的白蚕道,“今日,就让范邦看看,谁才是蛊神!”

    说完,蓝远麟手中的液体倾数而下。

    那些原本不断朝着他们涌来的白蚕在感觉到那液体的气息后都纷纷往后退,但是那棕色液体流动的速度很快。

    在它们来不及逃窜的时候就将它们给淹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