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555褰辫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585 怨种小七

585 怨种小七

小郡王彻底苏醒的消息不胫而走。

第一个得到消息的是大皇子宇文怀。

“宇文弈当真醒了?”

他问面前的孙大夫。

孙大夫拱手答道:“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小郡王的高热彻底退了,脉象也渐渐趋于平顺,总之,不再是濒死之兆了。”

宇文怀不可置信地在屋子里踱了几步:“怎么会这样?他得的难道不是天花?”

“是天花。”孙大夫道。

他坚信那么多太医的诊断不会出错。

宇文怀质疑道:“天花能被治愈?”

孙大夫纳闷道:“老实讲,我也很奇怪,天花乃不治之症,梁太医……又非医术最为高明的太医,至少楚院判与程老太医的医术都在他之上,我怀疑他是得了什么高人的指点。”

宇文怀问道:“何方高人能治疗此症?”

孙大夫答不上来。

宇文怀双手背在身后,有些失望地说道:“本以为死个儿子,能让宇文汐受到一波重创,再无心与我争夺,不曾想,宇文弈如此命大!”

很快消息也传到了三皇子府上。

四皇子与五皇子今日都在他这儿等消息,他们也以为能等来宇文弈的噩耗,谁料却是“喜讯”。

“那病秧子居然活下来了……”三皇子不可置信,“不是说他不得天花都快死了吗?得了天花反而活了?”

四皇子冷哼道:“暂时活下来而已,一定是用了什么药吊着他的命,让他挨过这几天,也让太医院不必受罚。”

五皇子讥讽地说道:“四哥说的没错,他那破身子,就算天花没要他的命,他也撑不了几日了!”

他们并不是真的在意一个小病秧子的死活,而是希望能给宇文汐带来一记重创,最好让她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斗志与他们争储君之位。

此时的宇文汐正静坐在自己房中,听完儿子醒来喊饿的消息,她心里落了地。

莫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外头听来的谣言告诉她:“三皇子等人在西都散布小郡王回光返照的消息,说他只是用药吊着命,很快就要不行了,是否需要阻止?”

宇文汐淡道:“让他们说!把证据给我留着!”

莫邪道:“从前除了大皇子,三皇子他们可没这个胆子招惹皇女府。”

宇文汐冷声道:“他们难得见我跌倒,自然恨不能在我身上踩上一万脚,让我再也爬不起来才好。哼,他们真以为我一时身陷囹圄,自己的机会就来了?猴就是猴!也敢在山里称大王!”

皇宫。

西晋帝寻了一处风景秀丽的凉亭,与诸葛青对弈。

“你又赢了。”西晋帝叹道。

“半目而已。”诸葛青说道。

“半目也是赢。”西晋帝抬抬手指,“再来一局。”

宫人立刻重新布好棋盘。

西晋帝拿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的右上角:“弈儿的病情你可听说了?”

诸葛青轻声道:“听说了。”

西晋帝笑道:“那大夫医术不错,朕这个皇女还是有些本事的。”

诸葛青道:“皇女殿下慧眼识人。”

西晋帝半开玩笑地说道:“可你选择了宇文怀,没选择她。”

诸葛青没有说话。

西晋帝与他杀了几回合,颇有些酣畅淋漓,他又说回之前的话题:“若当真能治好弈儿,就让她也来给你瞧瞧。前日夜里下了雨,你的腿又疼了吧?”

“习惯了。”诸葛青神色不变,从容地落下一子。

“陛下。”

一名小太监捧着一个瓷瓶走上前。

西晋帝冲诸葛青处示意了一下,小太监将瓷瓶呈给诸葛青。

西晋帝说道:“这个月的药。那东西快枯竭了,最多半年就会流干,也不知那时,朕还留不留得住你。”

……

小郡王的病情一日一变化,每日的治疗方案都在更改,今日需要的时间略久,苏小小让莫邪帮忙给卫廷带了话,让他别在外头等,先回客栈,晚上来接她就好。

卫廷知道她是不放心三个小家伙,从善如流地去了。

走到半路,拐进一条无人的巷子时,他遭遇了一波追杀。

他让阿福躲进马车里。

阿福担心他,暴露了他好几次,所幸对方的目标是他,不是阿福。

一番缠斗之后,对方发现目标人物很棘手,今日怕是杀不了了。

“走!”

几人当机立断,扔了个迷烟竹筒逃掉了。

“少爷,你没事吧?”阿福掀开帘子问。

卫廷正色道:“我没事,你先回客栈。”

刚来西都就被人追杀,这口气他咽不下。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所以不会是任何仇家。

来西都后,他只接触了一股陌生的势力——绯月戏楼。

他昨日拿着二哥的画像寻人,今日就有人杀上门,要说这其中没半点儿联系,他绝对不信。

“那伙人会不会是二哥的仇人?他们把二哥怎么样了,担心二哥的家人来寻仇,所以才对我下手?”

想到这里,卫廷的眼底闪过无尽的杀气!

动他可以,动他二哥,找死!

他杀去了绯月戏楼。

魅姬正在密室谈一桩新生意,冤大头……呃不,金主是个腰缠万贯的大财主,他最疼爱的小妾与人私奔了,他想把那对奸夫淫妇抓回来。

魅姬是不屑接这种没挑战的生意的,奈何对方出手实在阔绰,那,破例一回也可以。

大财主将两大盒金子放在桌上,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傲人的胸脯。

魅姬厌恶死了。

天底下的臭男人全是一副德行!

先生除外。

先生是唯一的好男人,不为美色所迷惑。

“你干什么——啊——”

屋外传来惨叫。

大财主盯着魅姬出神,压根儿没留意到外头的动静。

魅姬眉头一皱。

一股杀气袭来,她抓起对面的大财主往边上一扔,轰隆一声巨响,密室的门被劈开了,大财主方才所坐的椅子被倒下的门板砸成碎片。

大财主摔在地上,看见这一幕,吓得冷汗直冒。

魅姬看着眼前持剑而立的卫廷,惊讶道:“瞎子,是你?”

卫廷冷冷地扫了大财主一眼:“想活命就赶紧走!”

大财主战战兢兢地站起身,伸手去抱桌上的金子。

“谁许你来姑奶奶的地盘闹事的!”魅姬看也没看大财主,一巴掌拍在盒子上,仿佛只是生气,不是故意不让他拿走金子。

大财主悻悻地收回手,算了,保命要紧!

他肉痛地走掉了。

“没用的东西!”

魅姬骂道。

走到外面的大财主唰的夹紧大腿,他、他是快了点,但不至于说出来吧……

他哪里知道,魅姬骂的是去刺杀卫廷的几个手下。

卫廷一剑横在魅姬的脖子上:“画像上的人在哪里,我数三声,不说我就杀了你!”

“一!”

“二!”

双倍最后几天,还是要拜托一下大家,月票投给《将军》,咱们一路走来不容易,有时候真的不想那么卷,但是又被逼着卷,好多次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是大家给了我信心。

这一次,也拜托大家了。

(本章完)

?t=20221127104844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