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四合院的生活 > 第三百三十章 下班咯

第三百三十章 下班咯

熟悉的声音传来。

整个车间大部分干完活、没干完活的人,好像瞬间松了一口气一样。李守良看着身边的人,已经开始了喧嚣。

笑了笑。这才哪到哪啊。今天本来应该就开始实行新规了。结果呢,车间一直忙活到了下午三点多。

计件组的人,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算是给众人讲完。最后主任又是一阵发言才算给众人送出了车间。

也因此,今天就没开始实行新规。不过即使如此,主任也没想放过大家伙。可能也是觉得这些人净惹事,精力太过旺盛,就是闲的。

所以在出车间之前放了狠话,离下班还有不少的时间。都必须趁着今天下午,就得做出一个改变来。必须要适应明天开始的工作。

而且主任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一些。还让计件员阮三儿出来了。

今天下午,当一下午的监督员。明天正式开始行使一个计件员‘所有应有’的权利和职责。

阮三儿也是认真负责,下午给管的,让不少人苦不堪言。这也是一下班,大家长舒一口气的原因。

李守良多扭头看了一圈,就又转了头回来继续看着学生。最后一个学生还做着呢。刚才大家都放手的时候,他也没有停下。笑话,他也得敢啊。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清楚的很啊。

就这样,在高大等人都悠闲的说着话,路过去的时候。学生还没做完呢。

高大等人笑着道:“守良,这么苛刻啊。不怕让学生记恨你?又不是加班,这个点儿还不放人家。”

李守良也光棍,越到了人家学生手上关键时候,还上去问人家:“哎,你觉得我苛刻吗?要不咱别干了,就这么一点儿,放下吧。明天早上再干?

真该走了,你们不是每次都约好了,一块回家的嘛,和你们巷子里、院子里的人。真的。我说真的。”

李守良似乎觉得学生不会信,还在最后又强调了两遍。

这话一出来,旁边两个工件已经做完的学生,连呼吸都不敢了。这种送命题,他们尽管才在老师手底下待了两个月。但是却经历过不少了。

尤其是经常性的在中午下班、晚上下班,就好遇到这种情况。真要上钩才是最惨的。

好在这个学生也知道好歹,分得清轻重缓急。连眼都没转一下,聚精会神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他也琢磨出来了,这种时候,只要不搭理老师,就是最好的办法。他不会怪你不跟他说话的。

慢慢的把最后一点儿给打磨了出来。随后撤下机器。拿了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埋怨道:“老师,我都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了,就差一哆嗦了。您再给我分心。我要是做错了。不又浪费时间了吗。”

高大等人见此哈哈笑了两声说道:“行啊。走了啊。你们慢慢聊。”

李守良跟几人打了招呼,也没多留。

转而对学生笑眯眯的说道:“坏了就坏了呗。坏了就重做啊。让人家他们俩先走。我在这陪着你。说不定还能混一个加班费。

我进厂也有好几年了。这加班的事儿,在我的印象里不超过三次。正好我也想多尝试尝试。”

这人脸接着就垮了。不过也知道是闹着玩的。

说道:“您可真行。得亏我意志力坚定。”

眼看着旁边两个小伙子没有说话。。不过也是等的望眼欲穿的。

李守良笑道:“行了,都赶紧收拾吧。老规矩,收拾完了就能走了。”

这话一出,安耐不住的两人赶紧动手开始收拾工作台。其中一人拽着最后做工的那个的胳膊说道:“你先收拾你的包。我们俩都收拾好了。”

说罢就忙活了起来。一通打扫归置,李守良放过了三人。三人俱留下了‘大恩不言谢(幽怨)’的目光。

李守良也收拾好了自己的包,简单的拿眼扫过工作台。收拾的可以,没必要再动手了。

背上包,去到停自行车的地方,回家。

平常李守良走的那个点,是正常下班的点儿。再加上他骑车。所以路上的人并不算多。

不过这会儿可不一样了。这次李守良在车间里耽搁的时间不少,一直慢慢的推着车子从门口出来,李守良骑上之后发现,这路上的人是真多啊。

在骑着回家的路上,李守良毫不例外的遇上了一大爷、二大爷一伙人。

简单的聊了聊,李守良为什么走的这么晚,就骑上车子继续走了。

一到了家门口,嘿,你说奇不奇。这个点儿不是三大妈了。门口换成了三大爷了。

而且还不止三大爷一个人。旁边还站着三个小‘黑人’。

赫然是:闫解成、闫解放、闫解旷了。

三个小伙子在父亲的指挥下,在搬弄着一些碎成了小块,甚至是碎末的碳。李守良瞧着怎么也得有二三十斤的样子。

这三大爷拿着一块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大致像是塑料的袋子。

左摆弄右摆弄。三个孩子两个是搬动这些煤炭的,一个是拿着扫帚簸箕跟着的。

李守良推着车子凑近前问道:“我说三大爷。这是干什么呢?”

三大爷回头看了一眼李守良笑道:“守良啊,我当是谁呢。你这不是瞧见了吗。我打算给这些个东西找个地方晾他一晾。”

李守良笑着问道:“三大爷,你们家快入冬的时候,不是买了一些吗?怎么还买?这买也就算了。怎么还买这碎成这个样子的?

这个样的您还想着晒一晒。吹一吹?一晚上还不给您刮没咯?”

三大爷莞尔一笑道:“守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三大爷这些可不是三大爷买的。是别人送的。”三大爷一仰头,嘴上带着一丝狡黠的笑。

李守良脑海中迅速过了一遍,这个院里,谁会送给三大爷啊?这么多可不少呢,谁舍得?

三大爷笑道:“想不起谁来了吧。后院你邻居。许大茂送的。”

“许大茂送的?他回来了?”李守良有些吃惊。这玩意儿跑出去干活。已经好几个月了吧。李守良都快把这人给忘了。

最近整天在车间里,厂里勾心斗角的。这院里的‘小boss’都给忘了。

三大爷点点头笑道:“我也是下班回来之后听你三大妈说的。今天早上回来的。两口子大包小包的。我回来之后听说了。

就过去转了一圈。眼瞅着许大茂正在那收拾那些东西呢。我就叫着解成他们三个过去给帮了帮忙。

这不,人家一高兴,就给了这些个。我心思着也能用啊。就带着他们三个给弄回来了。这不,刚出去了没多长时间。”

这东西就算是小块的,还有碎的。也能用啊。这许大茂无利不起早的一个人,能够给三大爷。估计是三大爷说的好听。美化了自己帮忙的细节。里面有李守良不知道的事儿。不过深究人家这个干嘛。

他和许大茂算是仇人。和三大爷关系也就一般稍好点儿。人家怎么弄来的和他也没关系。

李守良笑道:“那挺好的。那您真要这要放?可真得吹没了一多半得。”

三大爷笑道:“放好之后,我就给盖上。明天再晒。等过上两天,另有用处。”

李守良笑着道:“那您忙着,我就不打扰您了。”

刚推着车子往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笑道:“三大爷,赶紧干吧。这一会儿,咱们院的人就都回来了。三孩子脸上和鬼画符似的。多丢人呐。”

闫解成闫解放正是害怕丢人的年纪。立马喊道:“爸,咱们快干吧。不然天黑了,咱们就看不清了。看不清还怎么干活呢?”

三大爷点点头道:“成,那就快弄。这天这么冷,你们以为我想在外面待着啊。还不都是为了咱们家。”

李守良路过中院一大爷家。也没先进去。而是推着车子直接回到了后院。得先把东西给放下啊。

刚到了后院。

就看到了两个人站在门口那聊天呢。

李守良也没凑上去聊两句,两个人都得是,他需要保持距离的人。就这么着。李守良先是把自行车推进了厨房里。

然后背着包进了正屋。一进去,李守良就感觉到了暖和。一大妈给烧的旺啊。

。。。

“这肠你拿着家去吧。上午不是说让你来的时候拿着嘛,怎么走的时候又不拿了?”娄晓娥拿着一截被系好的红肠递了过去。

秦淮茹连看都没看一眼,一边推脱着,一边说道:“这东西我可不能拿。上午还说呢。我就没答应过来拿。

这不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好不容易回来,这上午我就没跟你聊够。这下午下了班,我还早跑回来了一会儿,就想着跟你多叙叙旧。

要不然,等着下班的点,我再回来。都没什么做饭的时间。多以啊,这东西我可不要。”

秦淮茹越是这样说,娄晓娥就越想着给,早回来一点儿是为了来这聊天。等会儿还得回去做饭。

这是过得什么日子啊。不过这是人家秦淮茹自己家的事儿。

娄晓娥也不好多管,也没资格管。那人好歹是人家的婆婆。这是家事儿。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对秦淮茹的那一点儿恻隐之心。

娄晓娥拿着强硬的递过去,说道:“给你的,你就拿着。不然等会儿许大茂回来了,你想拿走都拿不走了。赶紧的。

再说了,这许大茂和我都不缺嘴。上午三大妈帮着干活,也给她切走了半截。这半截正好给你。”

听到这话,秦淮茹才顺势接过来。她也清楚。要是许大茂回来了。这半截什么红肠,要么拿不走。

要么她今明两天,就得付出些代价。尽管这段时间,许大茂没时间也没机会跟她聊骚。但是并不代表她想不起来。他们家东旭死之前这许大茂就敢对她不老实。

秦淮茹刚要说什么,就看到娄晓娥往她身后看去了,脸上带着欲言又止的神态。

秦淮茹一扭头,正好看到推着车子进来的李守良。

“这是守良下班回来了。”秦淮茹故意感叹道。她可没忘,这娄晓娥、许大茂闹僵,两人都不回来住,就是因为和李守良闹僵了。

娄晓娥也没说什么。瞥了一眼,就立即把眼神给收了回来。这本来就是一些误会导致的‘闹剧’。她是没有那样的心思的。料想李守良也是。

况且在娘家住的这段日子,父母跟她聊了不少的事儿。这日子一长啊。这邻里之情都变澹了。哪有什么别的想法啊。

娄晓娥一笑道:“人家骑着自行车,都没有你回来的快。你这回来的这么早,能行吗?保卫就没找你的事儿?”

秦淮茹一笑道:“嗨,人家保卫门卫,才没那样的心思呢。这年头谁都不容易。人家跟我一个女人计较什么啊。”那副得意的样子,好像占了多少便宜似的。

娄晓娥却觉得不大对劲。别说gongsi合营之前,就是他们家彻底放手轧钢厂之后,这保卫处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地方。

看着秦淮茹还在兴头上,娄晓娥也没有多说什么。希望这保卫处现在是真的好说话。不然少不了秦淮茹的苦头。

秦淮茹突然好像想起什么来样说道:“你们家那口子。这个点了出去干什么了?你们两口子也不做饭?等会吃什么啊。”

娄晓娥脸色顿时澹澹的道:“谁知道啊,刚才出去的时候,也没跟我说。估计很快就回来了。家里这么多吃的,等会我随便做点儿,不就行了。你们家不也没做呢吗。”

秦淮茹在心里暗衬道:我们家你还真以为没做啊。不过这大小姐什么时候会做饭的?

娄晓娥不会做饭,这是整个四合院都知道的事儿。不算是什么秘密。不过眼下也不会给人家拆台。刚给了她好东西呢。

秦淮茹笑道:“这回娘家一趟了不得了啊。这都会做饭了啊。行啊,这女人啊,就是得有这手艺。走到哪都饿不着。”

娄晓娥也笑道:“是啊,起码得养活的了自己才行啊。不然啊以后就饿着。”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意有所指。

秦淮茹也听得懂。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晓娥,这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多待了。得回家做饭去了。我就先回了。不然家里孩子都得饿的满大街的找我。”

娄晓娥点点头道:“行啊,那你快去吧。别耽误了孩子吃饭。不然我可成了罪人了。星期天有空咱们再聊。”

秦淮茹点点头,就转身走了。娄晓娥也没多送,走了两步,就回屋了。

这说来也巧。李守良推开屋门出来,正好看到娄晓娥送秦淮茹往前走了两步。

眼见着两人往前走,李守良直接给停住了,不往前走了。

幸好娄晓娥送了两步就转身回去了。

李守良才迈开步子出来。李守良自以为自己的步子迈的不算大。走的也不快。没想到这秦淮茹走得慢啊。迈过中院的门,正好看到秦淮茹两个手抄着,慢悠悠的往前走。

李守良也没跟她说话,只低着头往旁边走了走,越了过去。

“守良,这是去一大爷家啊?”秦淮茹在后面喊道。

李守良心思着:赶紧回家吧。这天都黑成什么样子了。不冷吗?两个人站在门口聊天这么长时间。

李守良回过身来笑道:“吆,嫂子。你去后院干嘛了?你说这天黑的啊。我都没认出你来。我去我师父家吃饭。”

秦淮茹心道:离得远,你说看不清楚,我也就信了。这么大个活人,站在你前面。你还说看不清楚。这好歹咱们也是有交情的人。

又没有什么别的心思。说两句话还不行?

嘴上笑道:“行。挺好,一大爷和一大妈有了你,可算是享福了。我这刚才去后面和娄晓娥说了会儿话。”

李守良心道:你和谁说话就说呗。和我说的着吗?还是想拿娄晓娥来撩拨我?

回道:“哦,是你们啊。我都没看清。我还以为许大茂和谁说话呢。在他们家门口。嫂子你也会知道。我和他关系不大好。也就没管。

人家爱咋的咋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李守良这话倒像是挖苦秦淮茹。跟你没关系。跟我就有关系了?秦淮茹心里腹诽道。

故而说道:“看你这话说得。要真是许大茂。嫂子能有这样的脸。和他站在他们家门口说话。嫂子不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李守良笑道:“也是,主要是天太黑了。我是真没看清。行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嫂子。”说着就要迈步走。

秦淮茹还想说什么呢,刚要抬手拦,就看到一批人从前院门口出来。往这走。秦淮茹不用看清也知道,这是各家的老爷们回来了。

也不拦了。让李守良逮着机会立马走远了。李守良老觉得,自己救了这秦淮茹。这秦淮茹反倒是没有自觉性。还有点儿更想着往他身边凑的意思。

倒不是说秦淮茹看上他了。估计还是想依附着他,从他身上‘得些便宜’。李守良哪能让她如愿啊。

眼见这一伙人影走了过来。李守良站在家门口也没有进去。等着一大爷过来。

“吆,老易,你看看。还是你有面子。这么冷的天。守良都得在你门口等着你呢。我回去得跟我们家那俩说一说。”二大爷还是爱闹。

一大爷笑道:“他啊,准是刚从后院过来。今天的炉子烧的暖和。在后院待的时间长。”

李守良哈哈一笑,推开门。一大爷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爷俩进屋。就看到一大妈正端着饭呢。

“刚才还在那坐着呢。在门口听到你们爷俩说话了。”一大妈笑道。

李守良和一大爷见状,也过去了厨房那边。洗了把手。也都端了东西上桌来。

今天,一大爷格外的健谈。

还没吃几口呢。主动问道:“你们车间,今天的事儿,怎么弄的?”

李守良问道:“您说的是,计件、定量生产任务的事儿?还是什么?”

一大爷摇摇头道:“不是定量生产这个事儿。是你们车间闹得乱哄哄的。听说又把车间给围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守良哈哈一笑道:“师父,您怎么知道的?这中午没听到谁往外说这个事儿啊?这车间里这伙人真不嫌丢人呢。”

一大爷笑道:“说这事儿的那人,人家倒是没看出干坏事的那种心虚来。倒是很骄傲的说没有他的事儿。具体什么情况?”

一大爷看着李守良就这么看着他,好像也知道自己这次问的过于主动了。

笑着补了一句道:“是老陈让我问的。这不是他自己车间的事儿,他还挺积极的。估计还是各为其主的事儿。”

李守良点点头,这是正经的。他按理来说,也得算是老陈这一派的人。也是杨厂长的人。不是林副厂长的人。

再说了,这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这不就已经有人说了吗。

那他再说也就不算是什么事儿了:“上午,车主任一说完这个新规。车间里当时就不乐意了。接着就闹起来了。

主任控制不住局面。就把我们技术高的三个人,叫到了前面讲话。我们三个是提前被他叫去办公室,答应好的。同意这个新规。

所以眼见这事儿闹得有点大,主任就想让我们三个劝大家。这靳工是我们现在车间的老同志。唯一的6级工。快退了。手不稳了。做工慢点儿,但是还行。相当于土着。

和那些师傅们,都是一个小厂上来的,很有话语权。

他不知道怎么想的,也不说什么对人家有用的话。上来就给人家打感情牌。但是估计也是没想到,大家正好都在兴头上,都想着揍人呢,就没管用。然后就是刘工讲的。就是咱们1车间出去的那个刘工。”

一大爷点点头,刘工和他侄子两人,这算是他们爷俩亲手撵出去的。再加上几十年的交情了。怎么会不认识。

“刘工就实在多了,上来就给这些人说好处。说干得多了熟能生巧了,这技术就能涨。考核通过这职级涨了,工资就能涨。这日子就会越过越好。这会儿大家应该是冷静下来了。一听。嘿!还真是这样哎。这火啊往下消了不少,就算是管用了。

最后我上去之后,也没说什么别的。前面两认一个打了感情牌,一个画大饼。我就说了说不同意之后,有什么后果。唱了个红脸。

换源app】

最后说了说自身得经历。看着下面大多数人应该是同意。我就给他们区分了一下。谁同意,谁不同意的。然后我就没再管了。

下午的时候,计件组组长刘德胜带着人来,给大家讲解的政策。反正是最后没有闹起来。倒是最后还有几个不同意的。

主任说了几句话,也就顺坡下驴的同意了。就是不知道能真同意到哪个地步!会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一大爷听完,伸着快子夹了一快子菜,吃到嘴里咀嚼了几下。

点着头道:“照你这个说法,主任还等着这边闹起来呢。应该是没什么戏。”

李守良点点头道:“为了不让他们闹起来,我也是下了出了力的。主要是考虑到,我自己也在里面。要不是怕闹出乱子,把我也牵扯进去。我也懒得管。”

一大妈喝一口胡豆(黏粥)笑道:“你要是不动手,还能把你给牵扯进去。看见事儿不对,跑出来不就行了。”

李守良轻声的说道:“师娘,这事儿倒不是这么简单。现在的情况是,当时那些人已经没脑子了。整个都在那围着。一个不好,这车间里机子这么多,工件工具这么多。

随便抄起一件来,打在头上,一般就是一条命。打在胳膊上,腿上。基本就是骨折了。我自己倒是能跑,但是我还有不少朋友呢。

真要不管也不行。真要把他们搅和在里面,来不及跑。我也不得劲儿。还有一种最坏的情况。就是我这边的人基本都跑出来了。闹大了。

然后人家上边的领导,就是咬住你这边说:都没跑出来,就你这边的人都跑出来了。光阴谋论扯皮也够我受的。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就得想着法的把事儿给压下去。找一个闹不起来的办法。事后闹起来,也不会找到我们这边来。因为任谁都知道我是出了力的。”

一大妈仔细的听了这么一通,又看向一脸笑意很满意的老伴。

倒是说道:“你们爷俩都这么有心计。谁还能算计你们爷俩去了。我都不大相信。”

李守良哈哈一笑。一大爷也不说别的。

只是道:“我估计你们车间最后这事儿,还得落到这定量任务完不成上。这要是完不成扣了工资。还有的闹。”

李守良笑道:“这回可跟我没什么关系咯,这回事凭着自己的本事拿钱了。因为扣了工资闹起来。领导就有理由能下狠手了。”

一大爷点点头,是这样的:“老陈的希望落空了。有的等了。”随后也不再言语了。

一大妈看着两人不再说别的了。笑道:“行了,正事儿说完了,就赶紧的吃饭,这胡豆(黏粥)都凉了。”

窗外凛冽的寒风呼啸。屋内的温暖却动人心弦。

————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99mk.infowap.99mk.info

?t=20230126061918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