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妖人殊途 > 第二十章 傻妖

第二十章 傻妖


苏牧终于明白了他和面前的三人一样,进入妖域之后,什么都没干就被妖怪把意识打入了那个用蜡制成的假妖域,而他们的身体则被妖怪挂在了屠宰室,这竟然是个逃脱型妖域。

蜡质妖域的所有东西都是真的,除了挂在屠宰室里这些真实的身体,苏牧猜测蜡质妖域里面的那些身体应该是某种媒介,为了让蜡质分身能获得更加真实的感受。

苏牧微微转头看向了四周,这里的样子和蜡质世界里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少了通向超市那边的门,只有一道通往棺材房的门,眼看附近没有妖,苏牧便立刻使用了蛇解技能。

随着大片大片干枯的死皮从身上掉落,苏牧的双手双脚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恢复,但结果并不太好,手掌就像那个老板娘一样,只恢复成了皮包骨头的样子。

苏牧握了几下发现用不太上力,但他还是决定先试试能不能把自己从钩子上解下来,用力把自己的双腿搭在了前面王爱玲的肩膀上,苏牧用手臂压住左边的钩子,然后把右边的钩子抵在指间的缝隙中,慢慢的把它推了出去。

右边的一个成功取下之后,苏牧全身的重量就全被挂在了左边的钩子上,伤口顿时就被撕裂开了,苏牧咬紧牙关用右臂撑着钩子,用相同的办法把左边的钩子取了出来。

登时苏牧就倒挂在了王爱玲的肩膀上,他毫不犹豫的使用了第二次蛇解,这一次不但手脚恢复了正常,连肩膀上的两个大洞都长好了,但被拉扯变形的肩部骨骼依旧有些行动不便。

苏牧从王爱玲的背后跳下,首先就跑到了案台下把弑灵幡捡了起来,然后从墙角的一堆脚里找到了自己的那双,脱下上面的鞋子穿上之后,他并没有着急的出门,而是来到了还挂在上面的那三人旁边。

戴好弑灵幡,苏牧抽出北辰剑,将弑灵幡印在了马东的脖子上,然后用北辰剑刺入了马南的腹部,连刺十多剑后,看着马南的内脏破碎流了一地,他才放心的收起了剑。

而弑灵幡的进度出乎了苏牧的意料之外,他这么长时间马南都被他快捅成两半了,而马东的脖子却只减少了三分之一,苏牧见状收起了弑灵幡,取出北辰剑,也朝着她的腹部开始刺。

马东的皮肤出乎意料的坚硬,苏牧此时就像拿着一把钝刀割牛皮一样,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马东的腹部被开了一条小口,苏牧见状戴着弑灵幡的右手,直接从伤口中伸了进去,一路找到了心脏位置,握了一会儿感觉到心脏已经变得像自行车把一样细了,他这才满意的从马东体内收回了手。

最后他将目光看向了王爱玲,苏牧看了一会儿,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燃烧弹,拔掉了瓶口的纱布,将里面的酒精顺着她的衣领倒了进去,最后用随身的打火机将她点燃,苏牧相信这样的伤势绝对杀不死她,不过他并不在意,谁让这个女人没有什么二臂的发言呢!是生是死全看她自己了。

苏牧紧了紧右手的手套,取出左轮便朝着通向棺材房的那扇门走了过去,没有犹豫直接用右手打开了房门,棺材房里面的景象大变,首先对面墙上的那道门消失了,房间里只有苏牧进来的这一道门了,原来吊在天花板上的棺材现在摆在了房间正中央的地上。

而那张原来摆满人手的桌子,此时也靠着墙摆放,桌子上的人手也变成了贡品和香烛,桌子前更是有一个身穿金丝软甲的人坐在地上,从材质上看和多隆穿的那件很像,只不过多了覆盖上臂和大腿的两块,像穿了大裤衩和短袖一样。

苏牧现在正好可以看见他的侧面,只见他皮肤焦黑干枯,像是陈年的老树皮一样,眼皮不知道有没有,反正那两颗赤红的眼球,看着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它的头竟然在动,像一个干枯的石像,艰难的转动着它的脖子。

苏牧快步上前,枪口直接怼在了他的耳朵上,一枪就把他给嘣飞了,苏牧惊讶的看着妖怪耳洞里还在旋转的子弹头,不敢停下脚步,再度冲了上去这次枪口顶在了它的赤红眼球上,枪声响起眼球好像被捏爆的葡萄,暗红色的血液嘣的满墙都是。

收枪换剑,右手的弑灵幡同时扣进了它的眼眶,中指和无名指一同带着弑灵幡吞噬血肉的那一面深入其中,没有像人类一样的惨嚎,直到落地面前的妖怪甚至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它依旧在艰难的动着自己的身体,仿佛像一个垂暮的老人,苏牧的怜悯可不会留给一个妖怪,左手北辰剑用尽全力插进了它的右眼,赤红的眼球登时被剑身从眼眶里挤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圈撞到墙后停在了桌子底下。

苏牧如同捣蒜一样疯狂的用剑和弑灵幡捣着妖怪的两个眼眶,就这样攻击了半天,他发现竟然只有右手的弑灵幡稍微破坏了一点骨头,左边眼眶北辰剑竟然没有破坏分毫。

苏牧脱下手套,双手持剑,用尽全力劈向了妖怪的喉咙,喉咙果然比骨头要软得多,第一剑下去就砍出了一道接近两厘米的伤口。

苏牧见状再次高举宝剑劈了下去,而干枯的妖怪也在慢慢的舒展开自己的手脚,苏牧有预感不能等到让它完全舒展开四肢,喉管血管肌肉都断了,只有骨头,北辰剑劈在骨头上的时候竟然蹦出了火花。

见状苏牧直接收起了剑,伸手抓住了它的喉咙,把脖子抵在了膝盖上像掰甘蔗一样用力的向两边掰,它的脖子还没有断,苏牧感觉自己的手臂肌肉都要断了。

咬紧牙关,额头青筋暴起,苏牧打死都想不到一个妖怪骨头能这么硬。

为什么会这么硬!怎么能这么硬!

眼见无法将妖怪的脖子掰断,苏牧直接站了起来,拖着它回到屠宰室,用铁钩穿过它的喉咙,把它吊在了天花板上。

苏牧转头看见了案板上的菜刀,想了想就过去想把它拔起来,没想到这把刀也这么硬,刀尖牢牢的插在案板上一动不动,苏牧拔刀拔的连桌子都拔起来了,刀依旧纹丝不动。

见状苏牧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把手脚已经快完全伸展开来的妖怪取了下来,将喉咙的伤口慢慢推向了刀刃。

“咚咚咚。”

妖怪硬邦邦的脑袋径直的滚落在了地上,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后滚到了墙角那一堆脚的旁边。

苏牧看着已经四肢无力的妖怪身体,心里一阵无语,这东西在自己面前这么硬,在这把刀面前竟然这么软!

苏牧把尸体随手丢开,立刻站上了案台双手握紧了刀把,用尽全身力气想把菜刀拔出来,结果令他十分失望,苏牧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拔下来了,那把菜刀依旧纹丝不动。

尝试把整个案台一块收进背包也没反应,看来要跟面前这把神兵利器挥手告别了,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臂,苏牧将目光看向了无头妖怪身上的短袖软甲。

掏出手枪朝着背部开了一枪,子弹打中软甲变成一块扁平的铁饼,苏牧见状立刻动手把它扒了下来,脱光衣服穿在了身上,甲胄上透体的寒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穿好衣服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菜刀,苏牧就转头走向了棺材室,他好奇的看向了房间正中央的棺材,又看了一眼蜡质世界中的暗门方向,最终还是没敌过好奇心,走到了棺材的旁边。

棺材板十分轻易的就被苏牧拉开了,里面的景象再次刷新了苏牧的三观,这里面竟然是一套微观的房屋,和超市一模一样,不过却有三套一模一样的,三个超市,三个棺材房,但却只有一间屠宰室。

一号超市凌乱不堪,而且还有大量火烧的痕迹和大片融化的白色蜡片,苏牧一看就知道了这是他刚才待的那个蜡质世界了,唯一让他吃惊的是竟然是三套而不是两套,看来里面的门并不是简单的门,自己穿过的门并不一定连接着隔壁的房间。

并没有发现那三人的踪迹,看来这里只能显示出原本的构造,对新加入的玩家没效果。

苏牧掏出了最后一颗燃烧弹,点燃后直接丢了进去,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苏牧为他们三人祈祷,祈祷这场大火能有火葬场的水平。

七个房间瞬间燃起大火,苏牧转头走向了暗门,他希望这里的老板娘,能像蜡质世界里的一样傻,能被他一枪爆头。

此时的蜡质世界突然燃起了冲天大火,王爱玲和马家姐弟,因为找苏牧而兵分两路,王爱玲独自一人身处三号超市,马家姐弟正在二号超市搜索,眼见大火四起,马东本身就含有火焰天赋,对火焰的抗性很高,但他怀里的马南就不行了,大火已经让他的皮肤开始鼓起一个个巨大的水泡。

马东见状一脚踹开了二号房屠宰室的门,发现这里竟然没有着火,立刻就把马南丢了进去,同时朝着外面大喊道:“玲玲,快躲到超市收银台后面的小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