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小说 > 逍遥小爵爷 > 第六十七章比试招亲

第六十七章比试招亲

“交在我身上了。”常青拍了拍蓝晨肩头道“我就把注意力放在近日有出入孙府的陌生人上就成。”

“是的,也可以留意下那些外邦人。我总感觉那个乘龙快婿不是花都人。”

“唷?”常青不怀好意着“爵爷这是受了刺激,怕不也是看上那家姑娘了吧?”

“都说了是友人。”蓝晨翻着白眼“你可莫要如此说道,免得污了她名誉。她只是不想莫名其妙嫁给个不爱之人,所以想着拜托我帮忙罢了。”

“是是是。”常青扬扬手,转身离去“您是爵爷,说啥都是对的。在下先行告辞咯”

那洋溢语调间,尽是调侃,兴许在常青心中,那蓝晨啊,是掉入爱河了。

只是苦了蓝晨,唯有苦涩目送其离去背影罢。

“回去歇了吧,明日事更多。”

这一夜,花都有美梦人,也有失眠者。

他们共处一片苍穹下,彼此陌生却又彼此关联,殊不知命运会何时对其伸出残忍的决策之手。

次日,蓝晨也起了个大早。

推门而出息便感到阵阵清凉。

万物踏着窸窣的脚步,溢起阵阵泥土芬芳,好似吹拂了那连连燥热。

蓝晨禁不住地深吸了口气,闭着眼感受着鼻腔内淌淌而袭的湿润。

他下意识地伸出了手,试探般地感受着是否有东西沿着屋檐下来。

片刻后,他甩了甩手,想着今儿个趁机休息下吧,但实在架不住自然的邀请。

“多注意脚下功夫,不要摔倒了就好吧。”

下定主意的他,这才拿着石锁去到庭院,开始操练。

晨曦而过,幸亏雨势渐消,看样子孙府的比试也会照常进行了。

“这位爷,不带把伞吗?”

“不了,雨,好似停了。”

“那爷慢走嘞。”小二目送着蓝晨离去,心里不禁犯着嘀咕起来。

来来往往,他也见惯了,但像蓝晨这种在外入驻还能闻鸡起舞者,见所未见。

唯有坚定意志人方可做到,此等精神,乃成大事者必备也。

很快地,蓝晨便也跟常青于街角处汇合了,可惜,他并未带来有用的情报。

但蓝晨也表示理解,毕竟事发突然,一宿间又岂能办得到什么。

而常青也调侃着,祝蓝晨能旗开得胜,当那孙府女婿。蓝晨自然没惯着他那似笑非笑的唏嘘表情,抬起一脚轻轻踹去,末了才挥挥手示意其忙去。

抱着别样纷扰思绪,蓝晨终于来到那偌大孙府门前。

他重重咽了下口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府邸。

这是府邸?

不,已然可以用‘宫殿’来形容了。

普通词汇已经很难描述,亦或者说再怎么奢华的字眼来到这儿都会显得苍白。

如若有什么令蓝晨不得不说的,莫过于是那门了,大门之大,足足是普通两倍有余。

门扉上的漆面浓稠稠间,更是还有点儿反光。

蓝晨那抬起来的手,悬在空中,一时都停下了,迟迟不敢下手。

末了还是伴着大门徐徐而开,那蔓延来的尴尬才消散掉了。

“这位公子?是来参加比试招亲的吧?”

“啊......是的。”

“来,这边请。”

婢女毕恭毕敬地迎着蓝晨走入府内。

进了府内,别有洞天的词汇也就走个过场,意思意思就成,蓝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招亲上。

来来往往,年轻才俊。

红布木台,好不热闹。

最终婢女也是把蓝晨带到了处宽阔的庭院。

假山水池,茂林花儿,尽是喜气洋洋的人们,除了一人......

蓝晨哭笑阵阵望着临时抬起木台上,那俏丽又有些落寞的身影。

好似感受到什么般。

那身影,扫过个眼神,但却木楞地停在原地,紧皱着眉心,似在寻,又在觅。

意识到什么后,蓝晨也朝着那个人影摆摆手。

那人影在经历短暂茫思后,也露出了洋溢之笑容。

“孙淼淼,孙小姐啊。”蓝晨自言自语着“有甚好担心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虽不能保证夺魁,但来是肯定会来的。只是你这眼,近视得可太严重了,这都看不清我,啧......”

扫视一圈,倒也发现几个有趣之人,更有奇装异服者,就连外邦人士都来凑热闹了。

想于此,蓝晨不禁自嘲笑了番,自己不也是个外邦人吗?

哆嗦嗦的!

打了个寒颤后,他看向了角落处,眼神越过为首的俊年,看到其身后之人......

正是昨晚那神秘老人!

“不是吧?老牛吃嫩草?这么老了......不,那老头应该是面前俊年的护卫。啧......”

在众才俊间,那人也足够吸引眼球,好似有着天生魅力那般。

清瘦高挑,一身白衣,腰间佩玉,似翩翩公子,又似王公贵族。

只是那眉宇间,添了几分戾气,显得有些诡异。

一瞩寒光刺来,吓得蓝晨佯装无事地看向别处。

“喂,邓老,你怎么了?”撑扇摇摇,俊年愣是摆出了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问道。

邓老倨慢斜视,黑蓝异瞳满是傲睨,冷漠道“莫公子,来花都几日了,正事没办妥,你那情绪却愈发高涨啊。”

莫公子挠了挠后脑勺,腾挪眸间,尽是闪躲,好似调整了番才用上了恭敬语调道“邓老,是您误会了,谁敢对您不敬啊。”

“知道就好,连你爷爷都不敢过问我个一二。如若不是欠你们莫家个人情,我才不会走上这一趟远门。”

“哈......”默默咬紧着后牙槽,敢怒不敢言的莫公子只得将委屈砸碎吞进肚子里后吹捧道“也是也是,要不是邓老您护送,这趟远门可谓危机四伏啊。不过终于等到今日了。”

“待招亲结束,我便能娶了孙淼淼,爷爷交代的事情便也办妥了。您啊,便也终于能游历大乾去了。”

“哼,还用你说。”提到‘游历’二字,邓老那异瞳更具光彩“真是服了孙府人,板上钉钉之事还弄了个招亲来,凑热闹?呵,我看是闲得慌。”

莫公子诧异地问道“莫非刚是发生什么事了?莫老您还是稍安勿躁啊。”

“哼,小莫,还缺历练呀你,刚有个视线一直盯着我们这儿看,你却没发现到。那人我倒还有点印象,昨夜曾在庙宇前碰过,这一面之缘却也延续到这了。”

wap.

?t=202211242319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